第839章 臣心-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839章 臣心

    帝姬早就盯上了他?为什么?

    暮摇婳看着他困惑的神情,面无表情地后退半步,侧过身,一个余光也没给他,“再见了。”

    永别了。

    他不必知晓全部。

    虽没有证据,但指使他针对姜家的,除了好皇叔暮远佟,也可能是暮成归,还会有谁呢?

    洪延和暮远佟走得近,恨不得对其跪舔,因为得了玄康王爷的亲眼,都趾高气扬不把他人放在眼里。

    这么没脑子的蠢货,还能玩两面派吗?

    暮摇婳不把话点明了说,便是不想洪延向暮远佟通风报信。

    但洪延做了这等蠢事,想来也该被弃了。

    暮摇婳想的没错,翌日便有检举洪延的折子递到了暮成归跟前。

    洪延被赐死得毫无争议。

    早前蔺长风参过他一本,事后暮成归也没给个交代,蔺丞相叹了口气,没再提。

    得亏暮成归听信暮远佟的鬼话,更显得暮摇婳为大暮着想。

    尽管这次在别人眼中,她是歪打正着除了个奸臣。

    奇怪的是,众朝臣都亲耳听见暮摇婳那句“不敢尽信”,大部分人都没放在心上。

    就连司法监,对帝姬也没有怨言。

    不过他们不怨是有原因的,帝姬对查案的执著他们都有目共睹,往往卷宗等物,他们都看累了,帝姬还在挑灯夜读。

    苏崇惠的府邸,除了被初霜烧毁的几间房,其它的她挨个搜查过,不怕脏不怕累。

    就连苏崇惠隐秘的别院,也是帝姬找到了线索。

    如果这样也是帝姬假装的,那装了那么多天,他们也不得不佩服帝姬的忍耐力。

    并且一起办案时,帝姬对他们很尊重,从来不曾颐指气使,把他们当苦力支使不听他们的意见。

    正可谓案情查到这一步,帝姬有很大的功劳,但她为的不是邀功,只为了找出真凶。

    相比圣上的犹豫不定,这就高下立现了。

    “苏崇惠不是主谋,苏府那没必要再搜索下去,可我要怎么做,才能将矛头引向宫里呢?”暮摇婳苦恼地嘀咕着。

    原本搜苏府只是为席柏言的现身做铺垫,而今朝廷上下都知晓席柏言还活着,他们的目的便已达成。

    席柏言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肩,“禁卫军那边可有发现?”

    “和统领联络的是祖父,而祖父人在越城,便不知具体情况了。”

    她还担心的是,祖父这一去会不会有危险。

    “不行,我得写封信给祖父。”

    “好。”席柏言知道她的忧虑。

    替姜家收拾了洪延的事暮摇婳也不会说,祖父没告知她便是不想她为那事烦扰,她便也默默做事,不让祖父内疚。

    正当暮摇婳烦神之时,老天给她送了个大礼。

    就说这天晚上,多日没有见过暮摇婳的鸿嘉摸来了帝姬府,亲亲热热地便要拥抱一下自己妹妹。

    然后席柏言在暮摇婳身后,毫不犹豫地将小姑娘拉进了自己怀里。

    猝不及防的鸿嘉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把这两人一块撞倒。

    “喂席柏言,你这就不厚道了吧?我跟我宝贝妹妹许久未见想念得紧,抱一抱都不行?”

    醋性大的男人面不改色,“麻烦大舅子想象一下,如果你的夫人有个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