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诡辩-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837章 诡辩

    “大暮皇族女子非普通人,本宫想治你,有无数种法子,何必当着诸位大臣的面凭空诬陷你,把场面闹得很难堪?”

    她右后方离得不远的蔺长风这时蹙了蹙眉,他印象中的将珠帝姬,不是这般不饶人的性子。

    不对,帝姬很少在朝堂走动,没几个人摸得透她到底什么性格。

    但终究不是好揉搓的。

    而她提到了暮氏皇族女子的权利,这是否代表,她要与圣上n了呢?

    暮成归心里焦虑,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只想到自己近期正在讨好暮摇婳,跟她缓和冰封的关系,便顺着她的意了。

    他清秀的脸满是肃杀的冷意,盯着无法辩解的那位大人,语调刻薄地道:“朕的皇姐,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蔑视皇威,呵,好大的胆子!来人,把他拖下去!”

    “圣上!”那人惊了,虽说帝姬步步紧逼,可他是玄康王爷的人,方才也算为圣上说话,因此没太为自己担忧。

    但圣上居然真的要为此惩罚于他?

    他偷偷看了一动不动的暮远佟一眼,急忙表态:“圣上饶命,微臣并无蔑视皇威的意思啊!微臣冤枉!”

    眼看禁卫军拽着他往外去,他慌得不行,“王爷,玄康王爷,你替小的求求情,小的冤枉啊!”

    人群中的玉显业微不可查地侧了侧眸,心底轻叹,尽管帝姬那是狡辩强加之词,可那位洪大人被惩罚,却是真的不怨。

    若帝姬想和圣上争一争皇权,能为朝廷拔除某些蛀虫,于大暮也是好事一件。

    暮远佟眸中敛着高深莫测的笑,自打知道席柏言还活着,他便意识到了危机。

    他能不将暮摇婳放在眼里,可多了个席柏言,事情便得掂量着办了。

    表面上,这帝姬是要审讯席柏言,谁晓得私底下他们是怎样的?

    再看暮成归,原本不也不赞成她“扣下”席柏言,不让司法监处理的么?

    怎的却帮她说话了。

    没管暮远佟疑惑的视线,暮成归眼风一错,对上暮摇婳似笑非笑的眼神,他抿了抿唇,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

    让皇姐这么笑的,不正是洪大人说的话吗?

    洪大人说了什么来着?请皇叔帮他求情?所以在这些朝臣看来,他肯定会听皇叔的话?

    仔细一想,似乎确实是这么回事。

    暮成归低眸,攥着的手紧了紧,他是不是太依赖皇叔了?

    “圣上,席柏言被斩首的日子也就在一年多前,当时看守他的劳役、监斩官等,都可以一并找来,总会查出他如何活下来的。”

    苏崇惠替换了席柏言是事实,这点就不怕他们查,再深查也只会坐实苏崇惠替席柏言留了一命。

    再加上他清醒后“苏崇惠想利用他的智谋稳步高升”的说辞,便能一点点将自己从先皇的死中摘出去。

    暮摇婳温声细语地说着,哪有半点方才与洪大人争锋相对的样子,“希望司法监配合本宫,将此案细细追查到底。”

    准司法监插手,却不放心席柏言关在牢里。

    把“不敢尽信”诠释到了极致。

    “圣上迟迟不言,想来是有其他顾虑如此,本宫当众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