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舌战-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836章 舌战

    “不单单是夫君或许被陷害背负弑君之罪的女子,更是大暮的帝姬、父皇的爱女。本宫做不出,不忠不孝为他人不齿之事。”

    这话就说得有些重了。

    即便自她口中仍将席柏言换作自己的夫君,但显然,她所说的重点在于后面。

    言下之意,如果席柏言当真死有余辜,她便也能大义灭亲。

    暮成归着急地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暮远佟。

    “将珠。”暮远佟温淡的开腔,带着商量协调的口吻,“这事儿,还是交给司法监来办比较妥当。”

    “本宫曾说过会亲自查清父皇的死因,其中自然包括审讯席柏言。父皇便是在宫中骤然薨逝,这朝廷上上下下,本宫皆不敢尽信。”

    她站在大殿中央,背对群臣,颇有与世界为敌之势。

    一句不敢信,有些人听了唏嘘,也有人听了忿忿不平。

    暮摇婳斜后方一位大臣此刻站了出来,道:“帝姬,您不信司法监办案的能力,不信我们,那凭什么让我们信任你?”

    “因为本宫是先皇最疼宠的女儿。父皇爱我护我多年,他被毒害,本宫无论如何必定誓死揪出凶手。这位大人,你不信本宫,可是质疑本宫乃狼心狗肺无情无义之人?”

    那人被噎了一着,不甘心地磨了磨牙,“微臣绝非此意,只是谁都晓得帝姬您和席柏言他曾经格外恩爱,终归是要避嫌的好。”

    “再恩爱也不过两年的时光,和父皇抚养本宫十七年相比,孰轻孰重本宫难道分不清?”

    她嘴角勾着浅浅的笑弧,却是冷冰冰没有感情的,哪怕和众朝臣立于一处,偏生的有股居高临下的气势。

    “微臣”他说不出话来。

    暮成归急得右手攥紧,听暮摇婳又不紧不慢地道,“要说信不信司法监的办案能力,这些年的司法监之长,先是李末私贩禁药,后是苏崇惠为沧澜细作本宫想信也真是没那个胆儿啊。”

    “可司法监之长是先皇任命的!”何况苏崇惠又是先皇一力提拔。

    “司法监里这两位朝昔相处都没看出他们的真面目,父皇政务繁忙事事操心,难免有所疏漏,这也是人之常情,今日在此的各位便不曾有犯错的时候吗?”

    暮摇婳目光淡漠地看向他,“倒是这位大人,话中满满的对先皇的指责之意啊。父皇已死,可在这大殿上,你公然对先皇不敬,本宫可否理解为,你是在蔑视皇威?”

    那人一惊,不明白为何三言两语就成了他“蔑视皇威”。

    这个帽子扣下来,他不死也得退层皮。

    却见暮摇婳转回身去,向龙椅上的人一板一眼道:“圣上,此人质疑本宫不说,话语中暗含对父皇的大不敬,这是对皇权十足的蔑视!”

    被她点名的大人快要吐血了,他为了讨好玄康王爷才站出来的,谁不晓得现在玄康王爷势头最盛。

    谁想帝姬如此巧舌如簧,竟生生让他跳进了坑!

    他恼羞成怒,想也不想地道:“帝姬,你莫要血口喷人!”

    “怎的,准你质疑本宫,不准本宫质疑你的用心?”暮摇婳轻飘飘地将他的话挡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