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阴暗-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818章 阴暗

    可慌张的他并未注意到,上了龙辇便不悦地沉声道:“即刻回宫!”

    荣见荣三一路暗自跟随暮成归到门口,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清晰地看见角落那名侍女。

    荣三小声道:“她叫阿彩,前不久圣上送进的帝姬府,为人谨小慎微,帝姬和阿青都没想出法子将她踢走。”

    “这不正是好法子么。”荣见冷冷地睨着神情从着急转变成懊悔再到害怕的侍女,见她看了看四周,大概是在确定附近有没有人。

    他们隐匿在高耸的假山石后,侍女根本看不见,鬼鬼祟祟地回去她该待的地方。

    “莫不是她看出眼下在府内的不是帝姬,想向圣上告状?”荣三摸着后脑勺。

    “不管她想做什么,帝姬府是容纳不了那样的大佛了。”

    荣见站直身体,微眯眸看着阿彩原先待的角落,良久启唇:“我倒有一计。”

    暮摇婳和鸿嘉紧赶慢赶,硬生生将回王城的十日路程缩短了一半。

    就在她返回的当日,暮成归去了趟帝姬府。

    回宫后的他焦躁难安,暮摇婳还活着让他难安,她说要彻查父皇的死因更让他难安。

    外加掺了石沸散的药的作用,他的脾气格外暴躁,怒极时摔了好多东西。

    面对一室狼藉,站在门口努力缩小存在感的汪总管担惊受怕瑟瑟发抖,生怕下一瞬自己便成了圣上迁怒的对象。

    他不能死,他必须见帝姬一面,那样他死了也能心安。

    可老天爷偏不让他如愿,在暮成归砸完两个琉璃**,破碎的只剩下底部的琉璃**滚到了他脚边。

    暮成归抬起头,视线落在惊惧的汪总管身上。

    皇叔说这个公公不会成为他们的威胁,但他怎的看着阉人就有不好的预感呢。

    “汪总管。”暮成归沉沉地出声,一句呼唤在被叫到的人耳中犹如催命符。

    他吞了吞口水,颤巍巍地向前半步,“圣上,奴才在。”

    暮成归眼底闪着阴冷的暗光,看了畏首畏尾的汪总管半晌,忽地笑开。

    汪总管只觉后背一凉,想也没想地屈膝跪了下去,“圣上,圣上,饶奴才一命,奴才对您忠心耿耿”

    “忠心什么的,向地下的先皇献去吧!”暮成归面容阴森地踢开他。

    血水在正乾宫内殿铺了层眼色艳丽的地毯,目睹全程的暮成归松了松胸前的衣襟,终于觉得心里好受了点。

    “处理干净,再把他拖出去,记住,要弄成他自己不小心摔落井底的样子。”他不紧不慢地说。

    “是。”禁卫军面色不变地收拾血腥的残局。

    扔了沾上鲜血的鞭子,暮成归长呼一口气,负手于背后打算回寝宫歇息。

    走到一半,他想到了自己多日不见的喜贵人。

    她至今仍卧病在床,即便早答应暮摇婳会让喜贵人好起来就拜访她,可他真的非常不想她们主仆相见。

    汪总管刚刚只剩一口气,明早肯定会在井中泡得发白被捞起,以此为前提,喜贵人再出事,皇姐绝对会生疑。

    那他只能推迟喜贵人病愈的日子了,越迟越好。

    暮成归眼底压着抹惧意,转身摆驾喜贵人的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