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纷纭-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808章 纷纭

    而席柏言到底是不是细作,这点不好通过苏崇惠证明。

    暮远佟站出来,装模作样地对暮成归行完礼才面向大王子道:“无论席柏言是否来自沧澜,他人已死,大王子重提旧事,所为何故?”

    “因为本宫不想沧澜白白蒙冤。没做过的事,我们不担责。”

    “好一个不担责!”姜严恪声如洪钟,掷地有力,“照大王子这么说,我们可否怀疑,苏崇惠有谋害先皇的动机?”

    他一开腔,引起了满堂哗然。

    暮远佟颇为意外,姜严恪当众说这样的话,不顾虑一下自己外孙女的心情?

    谋害先皇的罪名可是扣在了席柏言头上,把这事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相当于在往帝姬心口戳刀子啊。

    大王子笑容不改,心里却犯嘀咕,姜严恪什么意思?想挑起争端?

    他的外孙女帝姬还想用真正的和平换席柏言清白,这当祖父的,不怕坏了外孙女的事?

    抑或这祖孙俩没商量好?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时,暮摇婳站了起来,面对着文武百官,面容寡淡地道:

    “当时,席柏言有毒害父皇的嫌疑,指认他细作身份的是苏崇惠,这情形的确很微妙。

    “而席柏言已被处死,苏崇惠也死了,谁是真凶”

    她极尽无奈地一扯嘴角,“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不能再把他们拽回来追查真凶是谁,不过本宫一直坚信,父皇在天之灵,定会严惩暗害他之人。”

    更坚信,父皇会保佑、指引她找出真正的凶手。

    众人壮着胆抬眼飞快打量了她,发现帝姬此刻的表情庄重肃然。

    先皇的死明摆着成了悬案,偏偏因此死了席柏言帝姬的心情肯定很复杂。

    他们没忘记,当初会给席柏言定罪,是苏崇惠拿出了他不是大暮人、与沧澜勾结的证据。

    由于席柏言是细作,也就是有暗害先皇的理由,手上又有先皇中的毒药,他不是凶手谁还会是凶手?

    如果大王子所言非虚,席柏言非沧澜人,便存在苏崇惠忌惮席柏言地位而栽赃嫁祸给他的可能

    一时间,百官的心思各异。

    暮远佟神色自然地望向背脊笔直地站着的暮摇婳,能看到她满是坚决的侧脸。

    他隐隐兴奋着,哪怕没利用成她没让她死去,但留着她陪自己再玩玩,也是蛮不错的。

    她是皇兄在世时最疼宠的孩子呢。

    必须想个绝顶好法子将她毁掉才对得起皇兄对她的重视啊。

    这般一想,暮远佟视线移向了后方不引人注目的鸿嘉,眸底浮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程鸿嘉,长着副和皇兄相似的皮囊。

    莫非当年那个男娃没死成?倒是有趣。

    鸿嘉在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察觉到有人注视自己时,在对方撤回目光后,当即侧眸追了过去。

    玄康王爷?

    他感觉没错的话,那位王爷,似乎把他看成了猎物?

    呵

    这是自己送上门么。

    什么兄友弟恭,他看先皇没了,那当弟弟的,活得很自在嘛。

    大王子适时出声:“本宫并不知苏崇惠在大暮做的所有事情,席柏言那件,他是用巩固自己地位为由头找上本宫的。”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