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澄清-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807章 澄清

    将珠帝姬这么难得的美人,却被席柏言占了,而今他无权无势又断了只胳膊,还能拥有帝姬。

    糟心。

    暮摇婳沉吟片刻,迟疑地问:“明天,大王子打算怎么说?”

    “当然是,把什么都推到苏崇惠身上了。”

    她点头,尽管能看出对方仍有一点不甘心,但是,她相信以他的头脑,不会做出以身犯险的蠢事。

    暮摇婳站起身,“那本宫,静候大王子佳音。”

    鸿嘉要等她离开再解开大王子的穴道,却听大王子突然把她叫住,问,“你是大暮帝姬,要什么男子没有,为他一个席柏言,值得么?”

    这问题蠢得鸿嘉都想笑,但暮摇婳侧过头淡淡道:“大王子一定是没爱过人。”

    他疑惑,“哦?”

    “若是你有爱的人,便不会问出,值不值得这样的话,因为,那是对自己诚挚感情的亵渎。”

    “打了败仗还趾高气昂的,也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了。”鸿嘉站在陆将军身后,表面上一本正经,嘴里这么嘟囔道。

    陆将军心里笑了笑,想夸他说得好。

    虽然是天子面前,但鸿嘉给大暮立了大功,只要做的事不过分,他就乐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着。

    何况圣上和众人的注意力在沧澜使臣们身上,倒没什么人关注他们这边。

    如此重要的日子,暮摇婳也在场,不过她没怎么开口,安安静静地穿着锦绣华服坐在一旁。

    她不说话,也不容忽视,在气势上,一点不输坐在龙椅上的那位。

    大王子不动声色地目光扫过她,内心还在可惜,自己未能求娶有着玲珑剔透心的帝姬。

    事情一切如常,快到最后时,大王子站出来,不卑不亢地道:“令有一事,本宫想向圣上说明。”

    暮成归像是很感兴趣,“哦?何事?”

    “苏崇惠乃我们沧澜安插在大暮的眼线,这点本宫不否认。”

    边上的沧澜太师瞪圆了眼,大王子这时候提那茬做什么?激怒大暮圣上?

    暮成归笑容一冷,“大王子真敢承认。”

    “无可否认的事,不如坦坦荡荡地认了。但席柏言那个人,本宫可不会认。”

    大王子不管太师快瞪抽了的眼,自顾自地说道:“席柏言不过是受苏崇惠牵制,与沧澜并无瓜葛。

    “苏崇惠想利用席柏言立功,本宫便帮他伪造了席柏言的身份。

    “至于他是怎么控制的席柏言,对方在世上无依无靠,朝堂波云诡谲,总会被捏住把柄。

    “然后来席柏言娶了将珠帝姬,又当上了丞相,苏崇惠恐自己会被他拆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为强而已。”

    大王子这番话可谓撇清了沧澜的责任,在场的众人皆将信将疑,更有人悄悄打量起暮摇婳的神色。

    只见她低垂着眉眼,神情晦涩难辨。

    暮成归也看了看暮摇婳,又看向了暮远佟。

    先皇之死苏崇惠多少参与了点,想必他事后也能猜出怎么回事,暮成归之所以敢留着他,是因对方眼里对权力的赤果果的渴望。

    后被查出他是沧澜细作,留也留不得,弄死了正好能替自个保守住秘密,显然将其处死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