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开始-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8章 开始

    比起朝中多数大臣,霍侍中可谓勤勤恳恳,不惹是生非也没什么大作为,谁会跟他过不去?

    暮远苍摸着下巴处的小胡子,微眯起眼。

    “也可能是想让儿臣难堪。”暮摇婳不轻不重地说出另外的猜想。

    其实她更倾向于霍渊私下里玩脱了把自个搭了进去,因为那封还在帝姬府的检举信里写着他和青楼女子有染。

    不过这一点暂时不好说出来,万一那封信是作假呢。

    暮摇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没察觉到暮远苍有短暂的失神。

    他思考了很多,比如将珠这些年都很低调,会是谁针对她打她的主意?

    当年知道那件事的人明明都已被秘密处死。

    暮摇婳对上他的视线,语气坚定,“父皇,这件事儿臣想自己查,毕竟它和儿臣有直接联系。”

    霍渊是暮远苍自己选的,他再退婚,岂非自打脸?

    不过按暮摇婳以往的性子,她是不会管,全凭他做主的,今日怎么……

    看着女儿黑亮的眼眸,暮远苍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况且他也没法护着她一辈子,很多事是该让她自己处理了。

    “好,有任何需要就告诉父皇。退婚的事先不公布?”

    暮摇婳点头,“嗯,如果霍渊是被陷害的,婚要退,也该给予适当安慰。”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暮远苍点了点她的额头。

    ……

    席柏言昨夜有事宿在宫中,早上府里管家叶南尽送来衣物都没来得及换便被叫去了正乾宫。

    然后托暮摇婳的福,他不用穿着昨日的衣裳上朝了。

    不慌不忙地换去衣服,御膳房也送来了早点。

    席柏言撩了撩眼皮,叶南尽会意,阖上门后凑近他身边。

    “昨晚霍渊昏倒在天池阁外?”

    “是的,参与筵席的少爷小姐们虽不会将此事大张旗鼓地说出去,可人多口杂,就算谁多嘴了也很难查到。属下便是在宫外听几个侍卫议论后得知的。”

    “你确定那封信送到了她手上?”席柏言盯着热腾腾的鱼骨粥,却没有吃的趋势。

    叶南尽反应了一会儿才懂“她”是指将珠帝姬,“属下确定,信送到了七菱手中,她必然会交给……”

    席柏言拿起调羹,看似不经意地碰到碗的边缘,叶南尽立马噤声。

    隔墙有耳,不得不防。

    垂着的长睫遮住了眼底的昏黑,席柏言握着调羹在粥中搅动,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对,要是暮摇婳真看了那封信,就不会有这场婚事了。

    可她若没看,霍渊好端端的为何会昏倒?

    也不对,即使她看了信想退婚,也不可能那种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法子。

    席柏言倏地停下所有动作,又或者,他压根就没自己以为的那么了解暮摇婳?

    ……

    暮远苍没和暮摇婳闲聊多久,用完早膳便去上朝了。

    因着有父皇在,暮摇婳不知不觉地吃撑,也就不急着上轿,打算在宫内散会步。

    于是七菱就看着走在前面的她家帝姬,走着走着忽然跑了起来。

    她奇怪地小跑跟上,听清暮摇婳边跑还边笑,不由疑惑道,“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