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他们-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96章 他们

    至少在她身体虚软时,他还能不费力地抱她去沐浴。

    “别的不说,吃你的力气肯定得有。”男人声音沙哑,透着性感的沉迷。

    暮摇婳也已练出了厚脸皮了,时常脸都不红一下的,“哼,不正经。”

    席柏言亲吻她的手心,“婳婳,以后有什么想法?”

    她缓缓地眨眼,“想法啊先查清暗害父皇的真凶,该清理的清理出朝廷”

    “你自己呢?”那些与她个人没有直接关系。

    暮摇婳冲他挤了挤眼,“你说呢。”

    “我猜不到啊。”席柏言将她抵在池边,温柔地逐渐地寸寸闯入,没急着动作,餍足地闷哼一声。

    “你”明艳的小女人瞪着双美目,要防止从他身上滑落而环紧了他精瘦的腰身。

    席柏言不动如山,摸着她的脸蛋,“为夫猜不出,夫人告诉我,嗯?”

    暮摇婳凶巴巴地去咬他的手指,“不说!”

    就算他再隐忍,她也有办法对付,没几下便得逞了。

    一片暧昧的温热在浴池散开。

    暮摇婳看着男人迷乱的俊脸,糯糯地道,“我还想啊,要和你光明正大地走在阳光下,给你生一个漂亮的孩子”

    她抚着他的眉眼,忽然地傻笑,“你那么好看我也好看,生出的孩子肯定非常漂亮呢。”

    席柏言低笑,“小姑娘,你现在自夸也很理直气壮了。”

    “那是当然!我实话实说嘛!”她扬声道。

    席柏言直勾勾地看着她,心头涌起一股激动,她在想生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他们会有孩子,真好。

    “小乖,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他凑近她耳边,温声道。

    最后失去意识前,暮摇婳脑中停留着这句话。

    她鲜少为这种事昏过去了,席柏言顾及着她的承受能力,除成婚前两个月外,一直算是节制了。

    可昨晚,几近彻夜未眠。

    荣青半夜送了吃食来,也是席柏言一点点喂给她的,她自己丁点力气没有。

    于是今天一整天,暮摇婳就在床上度过,和他一起补眠。

    经过休整,她贪恋不得和席柏言腻歪的温暖,着手踢出府内有二心的下人。

    下午姜严恪过来了,祖孙就在天池阁相见。

    “那几个丫鬟,要不要祖父帮忙?”姜严恪也注意到眼神乱飘的几位。

    “不必,要我自己来才能让她们的主子死心呐。”暮摇婳笑眯眯的,温润无害得紧。

    姜严恪一想,“也行。”他看了看席柏言,“你们的事,什么时候公布?”

    “当时是苏崇惠拿出证据指认席柏言,可苏崇惠本人就是沧澜细作,我可以拿这件事做文章,再加上我手里有免死令牌”

    “等一下。”席柏言低声打断她,“你没跟我说过,你要将唯一的免死令牌用在我身上?”

    姜严恪面色不改,仿佛早有意料。

    暮摇婳看向他,“是呢。我自己也用不着。”

    这次她不会输,所以免死令牌放她这也没用。

    “不可。”他声音沉缓,“不是说我不值得你这么做,免死令牌意义非凡,你捏着它是一种保障,若给了圣上,圣上再给了旁人,后果不堪设想。”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