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 糖糖-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95章 糖糖

    “征途”二字可谓意味深长。

    荣青郑重其事地点头,“属下明白。”

    暮摇婳对她宽慰地笑了笑,“别紧张啦,本宫现在可不是软柿子,不好捏。”

    “殿下放心,我们会永远追随您。”

    时隔数月回到帝姬府,暮摇婳颇有些感慨,尽管是自己的府邸,也有了丝陌生的感觉。

    走过长长的回廊,站到天池阁前,她用余光瞥了眼在身后跟了自己多时的某个丫鬟,凉凉地勾唇。

    “收好这里,没本宫指令,任何人不得进入。”暮摇婳对两边的金銮卫道。

    “是!”

    往常府上没这个规矩,每个下人是经过暮摇婳挑选检验的。

    如今多了生人,又有席柏言在,他们自当谨慎再谨慎。

    推开卧房门,“吱呀”一声,暮摇婳看到床边的案前伏着个长发披肩的白衫男子。

    他面前摆着笔墨纸砚,许是无聊练了些字罢。

    待到走近了,暮摇婳才发现,不是练字,是他画了幅双人小像。

    他们依偎在一起的画面。

    她挽起细眉,手还没碰到纸的边缘,被已经醒过来的男人猛地拽进怀里,直接坐到了他腿上。

    “喂!”暮摇婳抱住他的脖子,小脸鼓起不满地道,“你吓我一跳。”

    以为自己脚步声很轻没叫他发觉的呢。

    席柏言黑眸昏沉,眯了眯眼,一言不发地扣住她的后脑勺吻下去,吻势汹汹她无力招架。

    暮摇婳察觉出他的不悦,却不知他为何不悦,倒是温顺地承受他的热切。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她精美的华服铺就在桌案上,而她躺在正中央。

    “没能见到今日你在大殿上的模样。”他气息微浑浊地说,掌心滚烫地扣着她的纤腰,狠狠进攻。

    “但我能想象得到,你是那么的”

    暮摇婳鼻尖红透,眼角挂着泪,胳膊勾着他的颈项想要亲吻他。

    席柏言还在继续道,“那么的美,让我想把你藏起来。”

    很早以前,他便想将她藏在自己怀里,永远地藏着。

    “不用”暮摇婳说得断断续续,软绵无力,“不用你藏呀,我只属于你。所有的都给你。”

    他们就在窗前,这太过刺激,而因着战事体恤她辛劳的很久没有过的他迟迟不肯释放。

    暮摇婳哭着求饶了几回,说了很多好听话,稍稍抚平了男人心中躁动的占有谷欠。

    短暂的分别后是热烈的情事,从卧房的案前到宽大的浴池,她终于能喘口气。

    舒舒服服地伸展四肢,暮摇婳靠在他胸口慵懒地半垂着眼帘,忽然有点开心。

    因为席柏言表现出的霸道,像以前那样对她有很浓重的占有谷欠。

    不再有自己配不上她的念头,至少这种念头在慢慢消减。

    这很好。

    她很高兴。

    暮摇婳情不自禁地凑上去亲了亲他,“好喜欢你。”

    席柏言闭着眼,修长的手指捏着她柔软的耳垂,闻言薄唇微扬,“喜欢也不够啊。”

    她每次说的都是“喜欢”,可做的一点不亚于“爱”的程度。

    暮摇婳故作没听懂,笑着抱着他娇软地哼哼,“你体力恢复了哦?感觉比以前更好了!”

    现在他能单手将她抱起,平时无所谓,事后便能看出好处。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