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加甜-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92章 加甜

    “得,人出来了,你跟他走吧,哥哥自己走。”

    鸿嘉假装苦兮兮一张脸,掩面而泣,“我就一个人,好可怜”

    暮摇婳轻拍了下他的肩膀,“嘁,撒娇等回去找小嫂子的,我不吃你这一套啊!”

    小姑娘鼓着腮帮倒在席柏言怀里,说完仰起头巴巴地望着一脸无奈的男人,“夫君抱”

    “这声音软的,”鸿嘉脸上写着“受不了了”,“哎呀真是瞎了我的眼走了走了!”

    哥哥什么的都是浮云!夫君才是最重要的!哼!他心里不平衡呀!

    席柏言的目光没在时不时就闹个别扭的大舅子身上停留,俯首吻上她的额头,“喝了多少?”

    “哥哥用的酒壶小半壶。”暮摇婳拿手比划着,分明没醉,却格外地粘人,在他胸口蹭啊蹭。

    房间内,负手站在窗边的姜严恪将三人的互动尽收眼底,欣慰地笑着点了点头,阖上窗子睡觉。

    “那我们回房,嗯?”男人眼中染着化不开的宠溺和笑意,嗓音低醇动听,堪比呢喃。

    暮摇婳觉着自己的身子软成了一滩水,想要席柏言的疼宠呵护。

    由于大暮不再打败仗,让沧澜吃了几次亏,她心情特别的好,也格外的缠人,似极具魅惑性的小妖。

    席柏言牵着乖巧的小姑娘回房,一路上她都抱着他的腰。

    他奇怪,“你们说了什么?”她今晚有点不一样,褪去了面对战事的正经严肃。

    小姑娘要亲临战场,到了越城以后每晚都神经紧绷着,许久没这么软软娇娇地对他说过话了。

    “没什么呀。”暮摇婳看了看天,“席柏言,这场仗打了多久了?我们来这多久了?”

    “将近两个月。”他非常有耐性地带着她坐到床边,然后为她解开衣扣脱衣裳。

    暮摇婳突然捂住胸口,“这么久了”她喃喃着靠近他的脸,距离近得两人几乎鼻尖靠鼻尖。

    “方才我跟我哥说呀,我夫君哪里都好,哪里我都喜欢。”

    她捧着他的脸,像刚出生的猫儿似的,小心地亲他一口。

    席柏言垂了垂眼睑,按下心中的某种冲动,心平气和地道:“去沐浴”

    “今天可以哟。”暮摇婳以舌尖描摹了会儿他的唇形,砸了咂嘴,小声道,“可以有一次夫君,我想你。”

    和鸿嘉聊着玉舒桐和席柏言时,她就特别想他。

    还一个没控制住说出了口,被哥哥一通笑话。

    虽然她哥也想念小嫂子。

    她的瞳眸沁上盈盈的水光,席柏言只看一眼便再也囚禁不住心底的野兽。

    两人倒向背脊,情浓时惹得月亮也害羞地躲到了云层后。

    鸿嘉起了个大早,出去巡视外加锻炼身体跑了圈回来,见自家妹妹和妹夫好像才起来吃饭。

    他随手拿起个馒头咬上一大口,嘴里模糊不清地道:“你们夫妻俩怎么回事啊,能不能关爱关爱孤独的我,就非要同进同出吗?”

    暮摇婳眉眼带笑,哪怕身穿肩甲也不妨碍她做个温柔的小女人。

    “哥,喝粥。”她端起碗放到他面前。

    鸿嘉当即心花怒放,“小婳婳对哥哥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