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醉鬼-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91章 醉鬼

    而且她没戳破他拙劣的谎言,绝口不提他请求她答应和亲,便说自愿去的。

    这代表什么?

    难道皇姐知道了什么,决定回来找他报复来了?

    惊慌不已的暮成归一整日的坐立难安,入夜后还是把暮远佟叫进了宫来。

    “皇叔,你说皇姐她是什么意思?她怎么就顺着朕的话来说了?”

    暮成归焦躁地抓着发顶。

    “这个本王也说不准。”暮远佟微微蹙眉,很快又面容平缓,甚至带了点笑意看他。

    “圣上为何担心?如今你已是圣上,帝姬不过是帝姬,而你是天下之主,谁能奈你何?”

    他轻描淡写地说着,蕴含浓浓的暗示味道。

    如果帝姬会威胁到圣上的位置,你大可以寻个理由将她除去啊。

    这是他的话外音。

    暮成归眼前晃了晃,蓦地浑身一震,是啊,他是圣上,他需要怕什么?

    时过境迁之后,暮成归才想明白,他此刻的惊慌,不过源于对暮摇婳的愧疚。

    那日她应下和亲,说

    本宫的心愿,一直是身边的人能一生喜乐平安。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你。本宫也未曾,对你的东西起过觊觎之心。

    这不急不缓的一句话,烙进了暮成归的身体,让他在无数个午夜梦回中,猝然惊醒。

    越城战事紧张,与王城通信不便,每次往来差不多要大半个月。

    但这指的是私人的联系,关于战报会有专人快马加鞭地送信。

    怕玉舒桐关心则乱,吃不饱睡不好,鸿嘉每隔半月便会写封信回去。

    暮摇婳将他的举动看在眼里,于一安静的夜晚忍不住和他聊起他对玉舒桐的感情。

    “哥哥我呢,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鸿嘉手里拿着个酒壶,仰面而卧望着天边的满月,“这几天倒是蛮想她的。”

    “嗯。”暮摇婳点着头,若说想念,那便是有动心了啊。

    “你呢,你对席柏言是怎样一种感觉?”他好奇地捅了捅她的胳膊。

    “不想跟他分开,想他开心,怎么看他都不腻,他身上每一点在我心里都是好的。”

    “哟哟哟,好妹妹,你矜持点呀。”鸿嘉表情夸张地抖了抖身子,却是眉飞色舞地笑,“我看他就是个闷葫芦,一言不合便怼我。”

    暮摇婳掩唇而笑,“我倒觉得你们相处得很和谐嘛。”

    这会席柏言在姜严恪屋里和他商量战势,兄妹俩坐在房顶上,瞧着清闲得很。

    “哼。”哥哥傲娇地一扬下巴,“还是桐桐最疼我!”

    静默了少顷,他抿一口酒,“我跟她呢,之前每天都待在一起你也知道的,哥哥我事事挑剔,看她是哪哪顺眼不出意外,我会跟她过一辈子。”

    玉舒桐的性格是和鸿嘉的很般配。

    暮摇婳也小口喝了些酒,黑眸晶亮晶亮的,“那我们四个人,以后都要好好的啊。”

    鸿嘉竖起摊开的手,她福至心灵的与他击掌,“好!都好好的!”他声音清澈爽朗。

    席柏言和姜严恪谈到了半夜,出门看到兄妹俩歪七八扭地站在门口,像是醉鬼。

    可闻着酒气不浓,因为两人知晓轻重,喝得也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