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亲爱-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88章 亲爱

    暮摇婳和席柏言没跟他们一道,过了几日他们才带着金銮卫,悄悄摸向战事中心:越城。

    在姜严恪赶到前,大暮处在下风,然后便和沧澜僵持了大半个月。

    这回沧澜没像以往那么心急,知道主帅是姜严恪,大王子和一众将领认真研究了他的作战风格。

    姜严恪不疾不徐的,让将士们养精蓄锐,一边留意暮摇婳他们的行踪。

    直到她来信说人已到城内,姜严恪彻底安心,全力预备主动向沧澜出击。

    “主子,要不要再让鬼兵现世?”傀儡师提出建议。

    暮远佟面色沉静,“沧澜王性子暴躁了些,却不是上任胡王那般蠢的,这场战事你不能出手,一旦败露了我们的计划可会功亏一篑。”

    才半年,半年罢了,他没能在朝廷站稳脚跟。

    蔺长风、玉显业这二人都站在姜严恪那边,对付他们三个,他还没十足的把握。

    虽然沧澜王想吞并大暮,可不会做上任胡王那种糊涂事,让沧澜受损。

    若制出“鬼兵”,保不齐沧澜会和大暮联手,先将“鬼兵”消灭干净再说。

    事实正如暮远佟所想,姜严恪他们在全力防备“鬼兵”。

    听说京藏族傀儡师还有活在世上的,沧澜王再三强调了,不可中了京藏族人的奸计。

    他们可以使点奸诈的小手段,但绝不做京藏族人复仇的工具。

    姜大将军出马后,不足一个月,暮成归收到了来自越城的捷报。

    满朝文武一片欣喜,无人敢提沧澜宣召的直接原因和将珠帝姬有关。

    倒是蔺长风站出来催促了一回,为何寻不到帝姬的踪影,以及金銮卫去了哪?

    暮成归对这个丞相又爱又恨,爱他会帮助自己,恨他偶尔的“挑事”。

    尽管心向着暮远佟,暮成归也没完完全全依附他,最根本的权还是要握在手中。

    故,留着蔺长风等一些大臣,是想让他们制衡暮远佟。

    某个疾风骤雨的傍晚,姜严恪安安静静地出去一趟,接回了全身包裹在披风里的席柏言。

    除了鸿嘉,他没让任何人见到席柏言的正脸。

    多年前的隋尧之战,席柏言一招使得大暮制住沧澜,如今有他相助,大暮得胜,必定指日可待。

    席柏言被安排和鸿嘉同住,暮摇婳还没到现身的时机,俩大老爷们听着风雨声失了眠。

    “哎,席柏言,你想我妹妹不?”睡不着的鸿嘉没话找话说。

    “你想玉小姐吗?”

    “那你不是废话么!”

    “这两个字我也送给你。”

    “”

    鸿嘉踢了他一脚,“你能不能跟大舅子好好聊聊天?”

    “没有媳妇抱便不道德地骚扰我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来之前,暮摇婳对鸿嘉千叮咛万嘱咐,少和席柏言说话。

    他那会儿还不高兴来着,“哼,怕哥哥我欺负你夫君?”

    “不。”贴心的妹妹认真道,“我是怕哥你会吃亏。”

    论耍嘴皮子,席柏言的功力是略胜一筹的。

    鸿嘉郁闷地摸了摸鼻子,“雨这么大,也不知道我妹妹和桐桐一个人睡得好不好。”

    “越城下雨,王城但不一定也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