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美人-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87章 美人

    玉太师脸上露出笑意,“好小子,很有志气啊!那我们便等着你胜利回归!”

    之后鸿嘉回房,忍不住掏出怀中的荷包,左看看右看看,稀罕,真稀罕。

    十分新奇的体验,这是十月怀胎生下他的母后亲手绣的荷包,一角还绣着她的小字。

    因此,他没有被生母遗忘,只是现实让她无能为力。

    鸿嘉捧着荷包贴到心口,说不上内心的感想,很奇怪,太奇怪了。

    他从没见过母后,以前也没想过她,而今得知自己一直被记着那些年他也不算太孤单啊。

    玉舒桐在帮鸿嘉收拾行装,走过来见他拿着个荷包发愣,奇怪地小声唤道,“夫君?”

    “嗯!”他回神,依旧紧紧捏着荷包,空下的那只手去牵她,“来,坐到我身边。”

    鸿嘉不自觉地翘起嘴角,握着玉舒桐的手也不松,“桐桐,我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归来,可你别害怕,我肯定不会一去不回。

    “你呢,想我可以,但别哭鼻子,不然我在战场上想到你可能会哭,就会担心你,也会分心”

    玉舒桐红着耳朵反驳道:“我不会哭的,再想也不会哭。你人好好的,我才不哭呢。”

    哭多不吉利,她要高高兴兴地等着他。

    “嗯,桐桐真乖。”鸿嘉揉了揉她的脑袋。

    玉舒桐眼角余光瞥着他右手中的荷包,“那个是?”

    “是我母母亲留给我的。”他眉目间淬着温柔,“我从没见过她,这是她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

    “啊”玉舒桐懊恼地闭上嘴,觉得自己提到了他不开心的事。

    她想到了将珠帝姬,鸿嘉名义上的妹妹,她没想过两人是孪生兄妹,故而“鸿嘉的娘生下他便没了”这一说法毫无问题。

    玉舒桐朝他旁边凑了凑,靠在他肩上抱紧他的胳膊,“我不是故意问的,就是好奇,夫君你别难过啊。”

    “没,我没事。”鸿嘉笑着看她,这小傻子是以为他收了别的姑娘家的荷包吗?

    “夫君,你的娘亲,唔,也是我的娘亲啦,她一定是个美人。”

    先皇后的确很美,先皇也很俊朗,不然也生不出这么对容貌出色的孩子。

    鸿嘉笑着应:“对,她一定是个美人。”

    和他妹妹一样,温柔的,善良的,精致大方的美人。

    沧澜那边,大王子亲身领兵出战,叫嚣着大暮的阴险狡猾,想利用和亲一事阴他们。

    戍边的将士听闻“阴谋论”,一个个呆傻了,现在的圣上竟要用将珠帝姬做棋子?

    难怪将珠帝姬会失踪,她怕是知晓了圣上的用心,悲痛欲绝地躲藏起来了吧!

    他们一面奋力抵抗沧澜的攻击,一面含着对暮成归咬牙切齿的恨。

    姜严恪他们迅速赶到战场,暂且安抚了军心,称这也许是敌军的离间计。

    沧澜王已经被“苏崇惠”的密信激怒,加上好好的棋子身份败露,他命大皇子下了军令状,此番将与大暮不死不休。

    胜了,他们将大暮踩在脚底。

    败了,领军的几位便以血祭沧澜。

    鸿嘉跟在陆将军身边,运送粮草之人是姜严恪的心腹,暮远佟无处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