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心愿-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85章 心愿

    至于大暮是胜是败,他都无所谓。

    战事一触即发,为防止某些人暗中挑事,姜严恪特地备足了粮草,也找过蔺长风和玉显业,让他们多留心战情。

    鸿嘉也抽空去了司马将军府,听席柏言说他们这些日子得到的证据和推论。

    他补充道:“我师父说,导致我被丢弃的,是暮氏皇族里某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姜严恪便问:“你师父是?我们能见他一面吗?”

    鸿嘉无奈地摊手,“我只知道我师父姓程,要说见面,他行踪不定,我也不晓得他老人家现在在哪。每次都是他联系我。”

    从十岁起,他便没跟着师父了,都是自己在江湖上闯荡。

    姜严恪:“姓程他能知晓皇室秘辛,肯定也身在皇宫,可十七年前朝中程姓之人老夫一个都想不到。”

    席柏言说:“也许那不是他真正的姓氏,也许他本人不在宫内,而是有相熟的好友或至亲是朝廷中人。”

    换句话说,仅凭一个“程”字,线索不是很明朗。

    鸿嘉头疼地长叹,“师父还常年戴着面具,其他特点对了,师父他左脚有点跛!”

    席柏言等人暗暗记下这一条,姜严恪突然问道:“此次与沧澜之战,你去不去?”

    “想去呢。”他好久没痛痛快快地揍过人了,空虚寂寞得很呐。

    不过又怕家里的傻媳妇瞎担心,鸿嘉心中暗想。

    “你去的话,老夫可以安排!”

    鸿嘉眼珠子一转,“妹妹和席柏言都去?”

    姜严恪目光淡淡地看他,“你们事先没商量过这回事?”

    暮摇婳嘟囔道:“哥,你是不是玩得”忘了正经事?

    “噢噢,我想起来了。”鸿嘉忙赔笑道,“嘿,最近练武练傻了。”

    随后立马变得一本正经,“那我肯定也要去,会会那群愈挫愈勇的沧澜人。”

    第一次上战场啊,想想都热血沸腾。

    “好!”姜严恪对此很满意,心念一转,想起某样东西,表情变了变,多了丝哀伤,“婳婳,鸿嘉,你们俩跟老夫过来。”

    暮摇婳看了看席柏言,后者笑意温和地点头,无声地说:去吧。

    姜严恪将他们兄妹俩带到了先皇后的闺房。

    “这是你们母后生前在府上住的地儿。”他浑厚的嗓音带着明显的怀念和慈爱。

    鸿嘉打量着周围,屋里干净得一尘不染,想来时不时便会有下人来打扫。

    从梳妆台上拿过一个盒子,姜严恪将它打开,取出里面的两个荷包,“它们是你们的母后亲手绣制,只不过无法送出去”

    他看向鸿嘉,再看向暮摇婳,“如今你们兄妹俩都在,老夫想,替你们母后完成这个心愿。”

    姜严恪伸出两只因常年练武而显得粗糙的手,掌心分别躺着一个荷包。

    十七年过去,荷包依然是红艳艳的,就像昨日刚刚绣成。

    鸿嘉最先动作,拿过他左手心的那只,放在自己掌心里仔细地翻来翻去地瞧着,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暮摇婳接过剩下的那一只,双手捧着,鼻尖微酸。

    母后一直在想念哥哥吧,但是他们如今阴阳相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