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放开-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84章 放开

    “依我之见,此人城府深不可测,往后在朝中,姜将军务必多留心。”席柏言语气温淡。

    姜严恪看着他,念及他的身世,不由暗叹了几声。

    可惜他不是生在大暮,要不然就能和婳婳和美顺遂的生活,多半也不会生出这么多波折。

    拍了拍席柏言的肩,姜严恪低声道,“真凶隐藏太久,非一时能够揪出。这是场持久战,一朝不慎便会沦为阶下之囚。你且回去休息罢,这事得慢慢来。”

    他是司马大将军又怎样,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若被暮成归觉察,他必是死路一条。

    而朝堂之上,指不定有旁的人也想他死去,给他们让位呢。

    这世道总是无比残酷。

    他们要慢慢来,先给暮摇婳回宫铺路,让她赢得民心。

    得民心者得天下。

    席柏言带了一身湿气回房,暮摇婳自发地滚到他怀里,含住他的唇,嗓音软糯,“你喝了酒?”

    心里郁闷,便喝了小半杯大将军的烈酒。

    他亲了亲她的嘴角,“什么时候醒的?”

    “你出门时我便醒了。”暮摇婳闭着眼蹭着他的下巴,“和祖父说了什么悄悄话?”

    “多留意玄康王爷。”席柏言轻掐住小姑娘的腮帮,“婳婳,我可能醉了。”

    早就听闻席大人不胜酒力,一般都以茶代酒。今晚一口烈酒下去,竟有些飘飘然了。

    暮摇婳不客气地嘲笑,“你还没我能喝酒哇真要醉了你会是什么样子?我好想看看。”

    席柏言手下揉捏着,“小没良心的。”

    她的脸埋进他怀中,抱着他的脖子傻笑,声音却是模糊中透着低落。

    “终于替师父报了仇,可是我怎么更难受了呢。”

    席柏言神色温柔,大掌覆在她后脑勺上,“因为我们婳婳一直是温柔善良的小姑娘呢。”

    无论经历过多少苦痛,内心深处仍保留一丝柔软,对人性还有期待。

    “总是温柔善良会吃亏的,我也得狠下心。”暮摇婳坚定地道。

    “没错。”席柏言吻了吻她的眉心,“奖励你。”

    暮摇婳鼓起腮帮,“就这点怎么够啊?”她凑上前,“奖励我自己取。”

    男人墨染的眸中蔓延开无尽笑意。

    小姑娘倒是愈来愈放得开。

    五日后,苏崇惠即将问斩。

    他“受刑”太重,以致浑浑噩噩上了刑场,暮成归和暮远佟都没感觉出问题。

    蔺长风和暮远佟都是监斩官,大暮找出沧澜安插来的第二个细作的消息很快传遍大陆。

    沧澜王为此怒不可遏,他们丢了席柏言,如今苏崇惠这颗棋也没了?

    苏崇惠他不是一向都藏得好好的么?!

    顾不上后悔自己废掉席柏言那么个好棋,反正细作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沧澜便正式向大暮宣战。

    暮成归措手不及,暮远佟也没料到,但他早想对付沧澜,手下的将士已准备好久。

    准备更充分的姜严恪主动请缨,暮成归胆小怕事,也没想大暮折在沧澜手中,立即答应让他挂帅出战。

    本来暮远佟也想去的,可既派去了姜严恪,他留在朝中才更好动手脚。

    他想要姜严恪就此有去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