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旧闻-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81章 旧闻

    “他们该得的,爹也会替你,帮他们一一讨回来。”他眼神多了七分坚定。

    姜家子孙一心为国,如今似是,被鸠占鹊巢了?

    什么狗屁不祥的理论,姜严恪回忆起暮摇婳说她被“不祥”二字困扰着多年,坚决不沾染朝政。

    可根据以往发生的一些事来看,婳婳更像是大暮的祥运才对。

    当年究竟是谁妖言迷惑先皇,害得他们三人母子分离、兄妹分离?

    以上属姜严恪的个人猜测。

    回头他同暮摇婳、席柏言讨论了一次,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捋了捋,结论更加倾向于有人蓄意陷害他们母子三人。

    这个人,就在朝廷的某个角落,暗中窥探着一切。

    “老夫想起一回事。”姜严恪沉着嗓音,“你母后生下你你们那年,国师闭关,一年后,突然传出他走火入魔暴毙的消息,此后,先皇没再任用谁为国师。”

    国师即负责占卜国运等一系列与大暮有重要关联的事,有点江湖术士的味道。

    但想要当上国师,可非常困难。

    “您的意思是,国师暴毙的很蹊跷?”暮摇婳会意。

    “能让先皇相信所谓的不祥便是国师所言无误了。”他私以为,国师离去,可能是先皇保护婳婳的方式。

    席柏言浓眉紧锁,事情好像格外复杂,又好像真相就在眼前,唾手可得。

    暮摇婳问:“皇叔的表现呢?他和暮成归依然是超乎寻常的亲近吗?”

    说起这个姜严恪也奇怪,“老夫以前没觉得圣上和玄康王爷关系多好,而今圣上是越来越听玄康王爷的话。”

    “我们也是因此对皇叔有所怀疑祖父,您和现在的禁卫军统领熟悉吗?就是,他值得你信任吗?”

    暮成归没处死秦都尉,但撤了他的职,找了另一个人代替他的职位。

    “此话何意?”

    暮摇婳和席柏言对视了一眼,她直视着姜严恪恳切道:“我们怀疑,有京藏族余孽藏在宫中。”

    她说过先皇的死极有可能与京藏族傀儡师有关,姜严恪将此事记在了心里。

    若傀儡师仍藏在宫中,让禁卫军多留意说不定能查到点什么。

    这也表明了,包庇傀儡师的人,地位并不低。

    大将军亲自出马,神不知鬼不觉地换掉了深陷牢狱的沧澜细作苏崇惠。

    迷药作用下,昏昏沉沉的他感知到一盆冷水兜头泼下,无意识地睁开眼,看到了个神情清冷的美人。

    “将珠帝姬?”苏崇惠不敢置信,他们把帝姬找回来了?

    再环顾周围的景象,他终是反应过来,这儿不是监牢。

    换句话说,虽然他见到了帝姬,不代表帝姬回归了朝廷。

    “别来无恙啊苏大人,你可真是长着副好官的模样。”内里却黑透了的。

    初霜没负过他,对他也构不成威胁,可他愣是把好好的姑娘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苏崇惠眨了眨眼,吃力地启唇,“真没想到,临死前还能见帝姬一面。”

    他受了酷刑,身上处处有伤,哪怕将他松了绑再揍他,他也没力气反抗。

    暮摇婳淡淡静静地拢了拢袖子,微笑着道:“我不是来找你叙旧的,只想确认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