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密信-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73章 密信

    初霜笑意不减,“我最后悔的事已经发生过,其他的,不足为惧。”

    席柏言说了,这一着,苏崇惠肯定会死。

    她没什么可怕的。

    “苏崇惠,你料定我不会乱动儿子的房屋,肆无忌惮地把那些藏在这里,你觉得你做了这些,能有好结果?”

    禁卫军果然很快就赶到,将苏府包围得水泄不通,不由分说地压住苏崇惠往皇宫而去。

    许多人都晓得,司法监的苏大人对疯癫的妻子不离不弃。

    司法监内部上上下下也都以为,他是个好官。

    可当他沧澜人的身份爆出,所有人想着会不会是自己听错了或是在做一个荒谬的梦。

    苏崇惠是沧澜人?

    那他当初检举同是沧澜人的席柏言做什么?出卖自己人谋取大家的信任?

    抑或是他想害大暮失去个才智超群的丞相?

    一时间苏崇惠入狱的消息闹得满城风雨,多数大臣上书重查玉太师一案以免他是被苏崇惠陷害。

    但苏崇惠也没干脆认罪,一口咬死了那是初霜的恶意报复。

    玉太师则身正不怕影子斜,却没想到自己的冤屈洗清伴随着别人获罪。

    他来不及感慨,又有一道关于苏崇惠的奏折告到了暮成归那。

    是鸿嘉将苏崇惠给沧澜王写的密信交给了带着他的将军,这事不经玉太师的手,会少很多波折。

    那将军看了信的开头,再看末尾的印戳,很清楚事情的严重性。

    牢里的苏崇惠还在狡辩,可他若不是沧澜细作,这封信又出自谁之手?

    初霜一介女子,被他以疯子的名义困在苏府,上哪找来那些物品嫁祸他?

    那信辗转送到暮成归手中,当时暮远佟就在他身边,见他看信是神情变幻莫测,便也好奇信的内容。

    “苏崇惠竟然知晓了我让皇姐去和亲的理由”暮成归捏着信的一角,眼中浪涛汹涌,“他想向沧澜王告密!”

    暮远佟也拿过信看了看,罕见地皱眉,“这信若到了沧澜王手里,势必会引起很大的麻烦。”

    他都庆幸事情没到棘手的程度,暮成归心里的火气更盛,“好一个苏崇惠,隐藏得够深!”

    想到自己曾找苏崇惠对付席柏言,又给其特权诬陷玉显业,暮成归愤愤地想,在苏崇惠心里他怕是个傻子了吧!

    “席柏言不会真的不是沧澜人吧?”思及此,他也同样有这个疑惑。

    “无论他是不是,留着都是个霍渊,除去便除去了。”暮远佟不甚在意地道。

    暮成归一想,“也对。”反正席柏言已死,哪怕那是冤案,都不会成为他们的心腹大患。

    “好了,本王去会会那个苏崇惠。”他对此人生出了很浓厚的兴趣。

    要知道,苏崇惠可是暮远苍一手提拔做了司法监之长。

    暮远佟看了看天,皇兄,你可知你信任了一位沧澜的细作?

    既然你错信奸细为忠臣,那我杀了你,你也不算冤吧。

    有了密信,苏崇惠便再无翻身的余地。

    “你本事很大,骗过了先皇也骗过了本王。”监牢里,暮远佟闲聊似的对他道。

    “王爷,我是被陷害的。”苏崇惠面无异色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