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0章 东风-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70章 东风

    “小东西,你是揶揄我呢。”

    “哪有,王城要变天了,我紧张嘛,找个法子缓解缓解。”她靠在他肩上,“不过好在我不是孤军奋战呐。”

    席柏言握住她的手,“我陪你呢。”

    暮摇婳璀璨一笑,“是呀,还有哥哥和祖父!”

    蠢蠢欲动的沧澜王从没想过“行脚商”的身份被识破了,看完来自大暮的密信便再难忍得住怒气。

    当说好的将珠帝姬变成倾凰帝姬时他便想派兵出战。

    可将将与大暮和亲他们便撕破脸皮,其他几个盟国怎么看他们?

    所以,在臣子的劝说下,沧澜王忍住了,这会儿则是火气冲天一触即燃,烧遍满朝文武。

    沧澜人好战,既然大暮不仁,他们又何须守义。

    便在沧澜预备进攻时,苏崇惠也在大暮朝堂上当众列举了玉太师的“罪责”。

    他忙着搜证,没注意初霜做了什么,全然不知能置他于死地的东西已被她以命要挟送到了丞相蔺长风的府上。

    是初霜趁下人们没防备时从厨房拿了刀架在脖子上,鲜血毫不留情地沾染雪白的衣衫,于是没人敢上前拦她。

    他们怕没有活下去的信心的夫人真的一刀舍命。

    因着玉太师的入狱,蔺长风一路皱着眉头回到丞相府,他的确不信玉显业会背叛自己的身份。

    但是苏崇惠拿出的证据齐全,别说他,玉太师自个也无力反驳。

    若玉显业无罪,那苏崇惠便是栽赃。然依他个人之力,能准备出那样的“证据”,好像不太现实。

    “老爷。”蔺夫人匆匆迎上来,“苏大人的夫人方才到了府上,说有关于苏大人的要事告诉您。”

    她看初霜失魂落魄的,原本没想让人进门,却听她言此事关乎圣上安危、大暮安宁。

    蔺夫人不敢冒险,又见对方拿出了能证明苏大人叛国的信,她便再没怀疑。

    “她人在哪?”蔺长风潜意识地感觉事情不简单,面色骤然一变。

    “侧厅。”

    她话音刚落,蔺长风便迈开了大步。

    初霜的情况很不好,她没要郎中给她处理伤口,只等着丞相回来见她。

    待真正见到了人,初霜话不多说,从怀里拿出那些东西递给他,“蔺丞相,苏崇惠他就是个虚伪的小人,我们都被他骗了!”

    玉显业前半生不算风风光光,但也以正直名动王城,一朝锒铛入狱,引起了广泛关注。

    可没等玉太师被抓的事弄出个所以然来,蔺丞相的一个举动便让整件事出现了转机。

    “别哭别哭,爹不会出事,桐桐你相信我。”

    玉府,鸿嘉很有耐心地连声安抚仿若失了主心骨般慌张的玉舒桐。

    “爹爹不会做那些事。”玉舒桐红着眼眶,说完咬住唇瓣,殷红的眸子湿漉漉的,倒没再落泪。

    看她这样,鸿嘉更难受了,拉她靠上自己的胸膛,“罢了罢了,你还是哭出来吧,憋着也不好受。”

    玉舒桐抹了把眼,“我不哭,我爹没做错事,一定会被放出来,我才不要哭。”

    被娇养的柔弱又坚强的傻丫头啊,鸿嘉神情寡淡地垂眸,“对,爹肯定会平平安安地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