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压制-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66章 压制

    “她想为大暮百姓做点什么,因此宁愿牺牲自己,可她在途中失踪,为何您不告知众人,反而坚称她身在佛堂?”

    暮成归不是想让大家以为暮摇婳愿意和亲吗?那她便坐实这件事,借此拔高她在文武百官乃至百姓心中的形象。

    他怎么想,她就顺着他的意怎么来呗。

    这个说法是暮摇婳和姜严恪一早商量好的,他们要暮成归打碎牙往肚子里吞,无可否认。

    如果暮成归不认她自愿前往沧澜,那她去了,便是为他所迫,这还不算,他还想隐瞒她失踪的事。

    如此被将士们知道,对他是大大不利。

    但他要是认了,于暮摇婳更有益处,他想想办法也能把这个谎圆过去。

    只要暮成归没蠢得不可救药,肯定会选择第二条路。

    见龙椅上的人迟疑的样子,姜严恪浅眯浑浊的眼,竟是双膝一弯跪下了,“圣上,老臣知您无奈,也知帝姬之坚决,您和帝姬怕将士们担心才在开始时没如实公布和亲一事。

    “然后来帝姬失踪,您依然不公布,您有自己的顾虑,老臣便也不多言。

    “而今大家皆知最初去和亲的是将珠帝姬,若您再不给个说法老臣只一个女儿,只一个外孙女,迟迟寻不到帝姬不说,您又老臣心里难安!”

    他这番情真意切的话,使大殿上大半数的官员为之动容了。

    没人会觉得姜严恪会对大暮不忠,更以为哪怕他死了,多半也是为大暮战死。

    这样一个忠诚的武将说出这番话,岂止是“心里难安”,怕是已经心寒!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姜将军早先没说出帝姬并未在佛堂而失踪不见的事,定是顾及了圣上。

    可这般顾虑非但没得到圣上的理解,圣上似乎还想继续隐瞒。

    姜严恪额头抵着地面,大殿内的议论声越来越响。

    暮远佟微抬头,对暮成归使了个眼色。

    终于得到指示的暮成归握了握拳,从龙椅里站起,“通通给朕闭嘴!你们以为皇姐失踪朕就不着急不伤心吗?朕是怕引起混乱才没将此事公之于众!

    “看看你们的样子,赞成皇姐和亲的是你们,怪朕答应皇姐去和亲的也是你们!

    “如果朕不是朕,朕没有坐在这个位置上,何必考虑那么多!”

    暮远佟也适时地开腔,“圣上息怒,您先坐下罢。姜将军是心急帝姬的行踪才说了那些话,没有责怪您的意思。

    “依本王愚见,将珠答应和亲,便是希望大暮安定和乐,各位在这闹,究竟是想找回将珠帝姬,还是想扰乱朝堂?”

    姜严恪抬起头微侧着上半身,“玄康王爷所言极是,老臣心急之下可能说了不当说的话,当务之急是找到帝姬,其他再提也没有意义。

    “此消息也务必压制下去,不能让更多的人知晓,引起更大的动乱,那确实是与将珠的初衷不符了。”

    他很会说话,总不能白白让暮远佟表现一回,这些话说完,他既是关心外孙女的好祖父,也没忘身为大暮重臣的职责。

    因此大伙的心更偏向姜严恪几分。

    暮远佟面上掠过一闪而逝的愕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