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婳婳-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6章婳婳

    “将珠”侧室抄起枕头,口中才蹦出两个字,便已手举木枕的姿势被金銮卫一剑入腹。

    “殿下别看。”席柏言反应敏捷,一个转身覆住暮摇婳的双眼,让她避开了血腥场面。

    侧室不甘地双目瞪出,直盯着暮摇婳的那个方向,口吐鲜血目光凄厉,若是这般被暮摇婳瞧见了,她夜里准会做噩梦。

    空气中漂浮着逐渐变重的血腥味,从门外冲进来三名金銮卫利落地将侧室的尸体收拾走。

    由于席柏言的阻挡,暮摇婳分毫未见侧室的死状,可利刃没入皮肉发出特有声响的瞬间,她眼前涌现的是前世垂死的自己的脸。

    仿若被抽走了骨头,暮摇婳眼贴着席柏言的手掌倒入他怀中。

    “殿下!”

    席柏言眼明手快地将她揽紧,低头一张发白的小脸闯进眼帘,他的心揪紧了一下,抱她抱得更紧,“将珠殿下,您还好吗?”

    金銮卫提醒道:“大人,先带殿下出去罢,这里不适合久留。”

    他头也不抬地应声,“嗯。”暗着眸色将她拦腰抱起,疾步走出这间屋子。

    暮摇婳活了十几年都没经历过此等状况,又深陷前世的梦魇里,不论席柏言怎么唤她她都没回应。

    于是素以沉着冷静著称的席大人脚下不自觉地加快步子,心急如焚的乱了表情。

    “婳婳”最后不得已,他俯身贴着她的耳骨,低低哑哑地唤出一声。

    是谁在叫她的名字?

    暮摇婳动了动滞停一路的眼眸,有点难受,也有点看不清。

    “席柏言?”迷迷糊糊地叫出了他的名姓。

    “微臣在这,殿下。”他的脸蹭着她的额头,亲昵而自然,“这里是马车上,殿下,不用怕。”

    暮摇婳这才感觉到自己是被抱着的,而对方无疑是她垂钓的目标,席柏言。

    她面上一热,小声地模糊道:“本宫没事了,把本宫放下吧。”

    席柏言没有任何的不自在,将她在旁边的空位安置好后,就势谈了谈她的额头,“殿下方才可是魇住了?吓着微臣了。”

    暮摇婳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对他的问题没给出正面回答,反而问道:“本宫是不是很没用?”

    还没见着血呢就怕成那样。

    “不是,殿下娇生惯养,会怕那些理所当然,这也正体现了殿下的善良纯真啊。”

    后宫之人多的是心计深沉的,她从没用过血腥的手段,她的世界还是白色居多。

    “本宫又不能永远这样下去。”她温温吞吞地说,“那是长不大的表现。”

    心理上长不大会连自己是怎么死掉的都不晓得。

    席柏言眸光温淡地看着她,听她这么说,像是第一次真正认识了将珠帝姬。

    他没说,能够长不大,其实也是件非常兴奋的事情啊。

    暮摇婳一个激灵,陡然回过神一般,“那个霍良的侧室,怎么样了?”

    提起那人,席柏言微不可查地眯了眯眼,“当场毙命。”

    她怔了片刻,无措地看向他,艰涩地张了张嘴,“本宫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