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犯险-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59章 犯险

    玉太师沉吟道:“这个,本官得问问鸿嘉自己的意见。”

    “行!”将军朗笑道,“要不我亲自去跟他说都行!”

    他很迟钝,并未察觉玉太师正面临麻烦,只是暗自奇怪,人是玉太师自己引见的,怎么他决定要了,玉太师又不愿意给了呢?

    送走这位将军,玉太师派下人去红枫城送信。

    然后,他去找了丞相蔺长风。

    若有人给他扣上莫须有的罪名,他可不会甘愿认命。

    如苏崇惠所想,玉太师为官清正廉洁,除了诬陷,他还真没法给玉太师定罪。

    此外,暮成归做的另一件事,十分出乎他的意料。

    金銮卫没在和亲队伍里,而是被暮成归关在了皇宫,逃脱后被下了通缉令?

    难怪暮摇婳会失踪,如果有金銮卫在,她怎么可能被贼人抓走。

    等一下,苏崇惠生出了个先前没敢动的念头将珠帝姬真的是被“贼人”抓走的?

    好端端的,金銮卫跑什么?圣上下令抓捕他们做什么?还私密进行不让百官知晓。

    苏崇惠为这件事留了个心眼。

    之后,他一边按暮成归的示意抓玉太师的“把柄”,一边暗查金銮卫受缉拿的背后缘由。

    这一查令苏崇惠大吃一惊,暮成归居然拿将珠帝姬当工具?

    他以为这圣上答应和亲是他刚登基,还很窝囊!

    初霜站在书房外,听到里面“噼里啪啦”一通响动,定是苏崇惠发了火。

    她冷冷地勾唇,无所畏惧地推门进去,视线垂在地板上,“我明晚不回来,陪我娘睡。”

    苏崇惠处于气头上,想着沧澜差点被暮成归摆了一道,他还到现在才发觉。

    再听初霜这语气不似征询而是通知的话,火苗“呼”地窜起,离开书桌大步走来,先大力地关上门。

    “砰”的一下很大声,苏崇惠掐住初霜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忘记我说过的了,你只能睡在苏府。”

    初霜冷笑着拂开他的手,“你怎么不说我必须睡你床上,死后也睡你棺材里啊。”

    苏崇惠眉骨突突直跳,死后同棺肯定不可能,他会回沧澜,但不会把她带上。

    她是大暮人,在他离开时就得死。

    因圣上而生的火气慢慢平息,这半年她还算乖,他是没必要迁怒她什么。

    苏崇惠面容恢复平静,“你可以去看望、照顾你爹,但留宿在初家,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行,我在这也是跟你两两生厌,你就这么想我跟你睡,哪怕我一直对你冷嘲热讽?”

    “你少说两句吧。”他眉头蹙了蹙,曾经的大家闺秀为何变成了这副样子。

    初霜眼角上挑,她今日上了妆,脸色好看了不少,冷笑间带着点媚,“也行啊,只要你同意我明晚留在初家陪我娘。”

    苏崇惠黑眸微眯,这几个月偶尔会见她化淡妆,每每都让他很激动。

    她是个美人,他比谁都清楚。

    “呵。”初霜嘲弄地挽唇,收回目光的同时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圈周围的布置。

    不是没来过他的书房,只是从来不知这里可能藏着让他跌入泥潭的秘密。

    苏崇惠对圣上有所隐瞒,那奥妙多半在书房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