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何罪-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5章何罪

    “可贱妾看不过,某些人明明害得我们霍家家破人亡,却装模作样为自己赢得了好名声,实在是令贱妾死也不得瞑目,干脆,拉上那人一块给我们陪葬得了。”

    霍夫人晃了晃神,听到这游移不定地抓着重点,满含希冀地问她,“你说,我们,是什么意思?”

    暮摇婳压下了那股子恶心感,强逼自己稳住心神。

    侧室斜着眼凉凉地睨着状似从容不迫地暮摇婳,但话是对霍夫人说的:“指我们一家人啊!怎么,阿渊没命活了,老爷也算半个死人,那两白眼狼溜走了,姐姐你不会也想脱离这个家苟活于世吧?”

    “你疯了!”霍夫人怒极,“你都干了些什么?!”

    “啧啧,看样子姐姐果真不愿与霍家同生共死啊遗憾的是,你反应太迟,那茶你已经喝下去了!”

    侧室漫不经心地抬了抬手,无畏无惧,“你太傻了,以为被动手脚的只有备给帝姬殿下的那杯茶么?你自己喝的茶里也有毒药!不过发作地比较慢,姐姐你且先等等啊。”

    事情反转太快,暮摇婳差点没跟上节奏,目瞪口呆地看着霍良的侧室,她这是爱霍良爱到不惜拽着所有人陪他?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呢。

    席柏言侧了侧首,拍拍暮摇婳的肩,轻不可闻地道:“微臣在这。”

    霍夫人瞳眸紧缩翻白,抬手捏住脖子干呕,什么东西也没吐的出来。

    她是太过慌张了,才会在之前暮摇婳和席柏言出去后,喝了几大口水企图掩饰几欲破腔而出的心。

    她听信了侧室的鬼话给暮摇婳下套,到头来只把自己的命搭了进去。

    霍夫人不甘心地指着侧室,却一个字也再说不出。

    暮摇婳也难坐住,紧盯着呵呵冷笑的侧室,“就算下药本宫也不一定中招,侧夫人,你想灭的主要不是本宫吧?”

    昏厥的霍夫人由金銮卫带了出去,找郎中紧急救治,能不能救得回来也只可听天由命。

    侧夫人敛起妖异的笑容,理了理衣襟坐端正了,“老爷太痛苦了,贱妾见不得老爷痛苦,偏生的贱妾愚笨的姐姐要与仇人为伍,贱妾也是没办法”

    她眼里空茫茫的,“可贱妾很想为老爷、为阿渊报仇啊,又想不出好法子,只能碰碰运气殿下的运气太好,贱妾认了。”

    “你简直是非不分,霍渊他是咎由自取,对霍良下毒手的也另有其人!”席柏言沉声道。

    “阿渊咎由自取?他怎么就是咎由自取了?他不过是去了几次烟花之地,而今有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还到处寻花问柳,我们阿渊也没玩得太过分,他何错之有!何罪之有!凭什么要娶帝姬他就得守三年身?!凭什么别人有妾他连玩一玩都是死罪!”

    饶是席柏言,在这套说辞前也不能立刻反驳过去。

    暮摇婳只当自己听了个笑话,“你简直冥顽不灵”

    侧室这时哪里听得进他人的言论,眼神一狠摸向床头的桃木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