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暴戾-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50章 暴戾

    不少人夸玉舒桐嫁得不错,和鸿嘉是郎才女貌。

    即便从容貌上来说,玉舒桐远不如鸿嘉。

    可也有人觉得,鸿嘉的家世不好看,不配玉家的地位。

    不过那又怎样呢?玉太师可一早便放话,选女婿不看家世,看自家女儿乐不乐意。

    那些说鸿嘉不配玉小姐的,恐怕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

    第一天晚上鸿嘉规规矩矩没动手,哪怕忍得很难受。

    第二日便带着玉舒桐去布坊,说走哪都想把她揣怀里带着。

    粘人的程度席柏言都快比不上了。

    对此玉舒桐自然欢喜,她也想跟鸿嘉待在一块,不会觉得腻,可以见到很多种样子的他,更亲密更全面。

    一天十二个时辰在他身边,他的好或不好她都能看到,但她没感觉他哪里不好,哪里她都喜欢。

    大抵是爱情使人盲目,玉舒桐看鸿嘉,便是挑不出缺点,竟是十全十美的存在。

    大暮皇宫,御书房。

    对着一大堆折子,暮成归不免心浮气躁,暗卫又来报说没找到金銮卫的踪影,将珠帝姬同样依然是下落不明。

    他一气之下推开满桌的奏折,汪总管心惊肉跳地弯腰挨个去捡,却被暮成归照着背踢了一脚,倒在桌案边。

    这登基不到一年,曾经纯良无害的少年便愈加戾气外显。

    在朝堂上还能一如往常,私下里拿他们这些个奴才出气是常有的事。

    汪总管上次的伤没好,这会儿伤上加伤,又不敢扶腰,因为低垂着脑袋才敢露出一脸苦涩。

    是他错了,是他错了啊。

    帝姬被圣上弄丢了,金銮卫被圣上害得成了反贼,先皇死也不得瞑目,他竟然还苟活于世,匍匐在圣上脚下!

    “你还跪着干嘛?捡折子啊!”暮成归又踢了他一脚,暴躁的额角青筋凸起。

    暮远佟进来时便看到本伺候在先皇身旁最得宠的公公跪在地上,咬牙隐忍地捡着奏折的场面。

    他饶有兴味地勾了勾唇,走到殿中屈膝行礼,“微臣拜见圣上。”

    “皇叔!”暮成归见了他心情才好些,“皇叔,快快平身!”

    糊涂的新帝把仇人当生父,甚至一度想免去他行礼。

    但暮远佟虚伪地推辞,说君臣之礼不可废,会让他人觉得不公。

    暮成归想过将“真实身世”公之于众,可暮远佟不答应,一是没到时候,二他故作大度,说有些真相他们“父子”心知肚明即可,他不在乎表面的荣耀。

    如此谦卑,引得暮成归只觉暮远佟受了很大委屈,拼了命地各种给他特权和好处。

    掌控全局的暮远佟内心无比得意。

    今天他找暮成归谈的是玉舒桐出嫁一事。

    玉太师嫁女,王城人人皆知,暮成归身为一国之主也早已知道,只是他没深想。

    暮远佟落座后,装模作样地汇报了些朝政相关事务,再顺理成章地将话题过度到玉家。

    “听闻那玉家千金和程鸿嘉相识不过月余,两人便定了亲,而成亲之日又隔得不久玉太师这女儿嫁得可真匆忙。”

    暮成归对臣子家事不感兴趣,随口道:“也许是玉小姐自己要求的吧。”

    “是么。”他露出个耐人寻味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