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悠哈-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47章 悠哈

    两个人的新婚,倒成了两对有情人的“同房花烛夜”。

    鸿嘉初尝情谷欠懵懵懂懂,食髓知味也不晓得克制些,也很懵懂的玉舒桐对着喜欢的人不懂怎么拒绝,半推半就便由着他胡来。

    这二人闹到天边露白才真正睡去,鸿嘉一不知有早起敬茶的规矩,二即便知道了也没玉舒桐该敬茶的长辈,便抱着她不管不顾地睡个昏天黑地。

    一众下人就很茫然。

    公子大婚没能早起也很正常,可小姐和姑爷咋也日上三竿了还没起?不符合常理啊。

    荣青站在暮摇婳他们门口等了好半天,本想着也许是昨日公子成亲,小姐跟着受了疲倦,便没再早早起身。

    但屋内安静的时间一再拖延,惦记着小姐说过要姑爷一定得用早膳,荣青就想敲门。

    手刚抬起,她脑中滑过一个在情理之中的念头,神情登时变得怪异了三分。

    转过身望着另两个候在这的丫鬟,荣青一脸深沉的沉默了。

    又过了一会,她舔舔嘴唇,“你们先下去吧,小姐和姑爷许是夜里累着了,我在这守着就行,主子们醒了再叫你们。”

    因着她特意的一停顿,丫鬟们哪还有不明白的,纷纷善意地嘻嘻笑着告退。

    暮摇婳睁眼看见自己枕在席柏言的臂弯里,残缺的左臂大刺刺地呈现在她视线之中。

    她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男人还未醒来,她环上他精瘦的腰,小心翼翼地亲了亲他的嘴角。

    席柏言闭着眸子,感觉到动静后胳膊一弯,将暮摇婳更往怀里带去,俊脸蹭着她的,“一大早就撩拨我,嗯?”

    “不早了。”暮摇婳咬住他放在自己嘴边的一根手指,小舌头轻轻划过。

    他这才半睁开昏沉的黑眸,眸光危险地盯着她媚气横生的面孔。

    “磨人的小东西。”他愉悦地低低哑哑地笑,“胆子越来越肥了啊。”

    暮摇婳冲他抛了个媚眼,“开不开心?”

    “嗯。”席柏言温热的掌心下滑,对她细腻的身体爱不释手。

    “我也开心啊。”她猛然抱住他的脖子,轻咬他的唇,“好喜欢你呀。”

    这一刻,他的心被小姑娘的笑靥塞得满满当当。

    席柏言嗅着她的发香,“我爱你。”

    暮摇婳笑得像只吃饱的狐狸,餍足又惑人,精致的眉眼中蓦地多了丝狡黠,“不知我哥和小嫂子夜里过得如何。”

    “还关心着呢。”男人轻哼,“那两人这会儿怕是还没起来。”

    不管鸿嘉他们起没起,暮摇婳是要起来了,她肚子在叫唤,催促她赶紧去给自己喂食。

    因此虽然席柏言有意拉着她再腻歪会儿,却也不想让她饿着,便同她一块起了。

    这一起,暮摇婳体验到了久违的腿软,娇嗔着责怪席柏言“心狠手辣”,可眼角眉梢都吊着妩媚的成熟和风情。

    看得席柏言心中一荡,他的小姑娘已长成了一举一动皆能勾人魂魄的美丽小女人。

    而这份美唯有他能看到。

    穿衣时他便又情不自禁几度偷香,暮摇婳哼哼着随他去,衣服穿好后才叫荣青进来伺候梳洗。

    望着荣青给她梳头,席柏言内心闪过丁点抑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