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 商讨-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38章 商讨

    他脚尖方向一转,往后院去了。

    三人迎面撞上。

    席柏言审视着他的表情,“没成?”

    鸿嘉却摇头,“也不是。”嘴角勾起个意味不明的笑,“玉太师不愧是玉太师。”

    席柏言淡淡地颔首,“回书房再说。”

    自玉府到程府,至少也要花一个多时辰的功夫,鸿嘉不停歇地赶回,坐下后先喝了一大口水。

    喝完他直击要点地道:“玉太师察觉到我动机不纯了。”

    玉太师叫他去书房,说的并非类似于“你要好好对我女儿”这样的话,只干脆地问,“年轻人,你到底想要什么?”

    一个刚在红枫城落脚,一个在王城,那么巧就发生英雄救美的俗套之事?

    鸿嘉依然是那副淡然恳切的神色,“我喜欢桐桐,想娶她为妻。”

    即便此“喜欢”非彼“喜欢”,想娶玉舒桐的心也是真的。

    慈眉善目的玉太师稍显严厉地摇摇头,“你要娶我女儿可以,但你得发誓,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端,都不能让桐桐受到伤害。”

    发誓这玩意儿是虚的,鸿嘉向来不信,玉太师要的不过是他身为男子汉的保证。

    他要有点担当,便不会出尔反尔,连累到玉舒桐。

    鸿嘉把他和玉太师的对话完整地复述出来,问席柏言,“玉显业这什么意思?”

    席柏言的手搭在暮摇婳的手背上,拇指摩挲着她的骨节,“玉太师与姜大将军交好,和王丞相关系也不错,为人正直守信,是不可多得的好官。”

    王丞相是谁鸿嘉听他说过,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是没道理。

    “我打听到的消息是,现在的圣上在朝臣间评价不算好。”

    席柏言淡淡道:“或许玉太师想赌一把。”又问,“婚期定下了?”

    鸿嘉琢磨着玉显业看穿他多少了,“定了,下个月初六。”

    暮摇婳眨了眨眼,“今天便是本月底,离婚期就不到七天哥,你怎么跟他们谈的,玉太师竟然会答应。”

    “日子是桐桐定的。”鸿嘉轻启唇解释。

    “噢。”这声“桐桐”可是叫得越发自如了。

    席柏言思索片刻,说:“暮成归对他三个皇兄打压得很厉害,尤其是四皇子暮成临。”

    四皇子暮成临乃岚皇太妃所出,暮摇婳认为这个皇兄平时不争不抢,暮成归再忌惮被夺权也不该把重心放他身上吧?

    鸿嘉关注的却是别的,很惊讶地张了张嘴巴,“可以啊,你人在红枫城就没挪过我,对宫里的事还了如指掌。”

    “南国暖楼在王城,进出哪里的不乏达官显贵。”席柏言不咸不淡道。

    皇权斗争在宫内又不算秘辛,真要花心思去打听,这些消息鸿嘉也能打听到。

    “单方面的打压兄弟乃皇族大忌,先皇子嗣本就不多,意味着正统血脉可能越传越少。偏他暮成归不加收敛”

    暮摇婳接上他的话头:“暮成归不是蠢到不给自己留有余地的人。”

    席柏言点头应和。

    鸿嘉摸着下巴,“他和那什么玄康王爷走得近,我们都知道的事玉太师在朝中肯定也晓得,看来玉太师心思蛮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