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皇族-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35章 皇族

    诚如席柏言所料,他不适应这样的场合,多少年独来独往的,叫他真诚谦恭待人,倒不如让他杀个人来得容易。

    不过他必须装得滴水不漏,反正也就伪装这么一时。

    玉太师有意给鸿嘉个下马威,他来后只叫他在正厅等着,过了会玉太师才慢慢悠悠地赶到。

    原本他准备好了应对鸿嘉一切说辞的对策,直到见着了鸿嘉的正脸,满腹之言皆被打散。

    他的目光一寸寸地掠过鸿嘉的五官,内心骤然掀起狂风巨浪。

    这人究竟是谁?!

    先皇的脸他以往天天面对着,就算不能时时直视,几年过去了,龙颜也深深刻进了他记忆里。

    至于先皇后,他见的不多,可玉家和姜家有交情,曾经他也去姜将军府走动过几次,见过未出阁时的先皇后。

    再说将珠帝姬,不谈这人的眼像极先皇,他和将珠帝姬的容貌便有相似之处!

    怎么回事?

    暮氏皇族出美人,先皇风流倜傥,先皇后倾国倾城,生出的孩子理所应当的美过常人。

    袖中的拳头紧握起,不敢置信地盯着鸿嘉,玉太师似在忍耐着什么问:“程公子幼年时便没了父母?”

    这话放在开头问总有点不对劲,但玉显业那眼神让鸿嘉回过味来,知晓对方做了某个猜测。

    他面上不动声色,似正常的白手起家的商人,不卑不亢地应答玉显业提出的,对于面见可能是未来女婿来说略显过分的问题。

    措辞言谨毫无漏洞,玉太师不由暗想,他怎么能将一江南小门小户之子和暮氏皇族联系在一起?

    但鸿嘉的脸却成了他的心事。

    玉夫人带着玉舒桐晚了几步才到,见这二人间的气氛尽管有些奇怪,好在面色都还不错,没从玉太师脸上瞧出对鸿嘉的不满意来。

    玉舒桐悬在嗓子眼的心落回原处。

    她不介意爹爹对鸿嘉予以责难,因为那是他生为父亲应当考虑到的责任,也无法不担心鸿嘉应对不了。

    看情形还蛮好。

    过后玉太师留鸿嘉在玉府用午膳,此乃好征兆。

    玉夫人理解女儿,带了玉太师回房,让两个孩子能独处。

    鸿嘉便被玉舒桐带着去了花厅,刚走到里面,他从身后抱住了她。

    少年语气透着落寞,“桐桐,也许你父亲不满意我的家世。”

    玉舒桐的第一反应是“绝不可能”,爹娘都说过家世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品,可是他没必要在这事上骗她啊。

    鸿嘉接着道,“玉太师问了我家在何处、父母的状况,很多与我出生有关的问题”

    如果说玉显业看自己的神情泄露了他的震惊,那这些疑问更直观的表明,他已经在怀疑自己与暮氏的关系。

    他想弄清自己是否是暮氏更确切地说是先皇,流落在外的孩子。

    席柏言与暮摇婳提到过,他的眉形眼型和先皇暮远苍很像。

    说起这层关联,鸿嘉不敢笃定玉太师能答应这门亲事,万一他怕玉家被搅进这趟浑水而对女儿反悔呢?

    鸿嘉必需先下手为强,把玉舒桐这里稳住。

    “玉太师会不会想,我早年失去父母,会不懂怎么照顾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