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爱惜-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34章 爱惜

    席柏言忍无可忍地拿杯盖塞进他嘴巴里,“你闭嘴。”

    旁边边看戏边打盹的白虎在这时撩了撩眼皮,见到这一幕简直不要太高兴:终于有人能堵上主人的嘴了!

    被嫌弃的鸿嘉很沮丧,萎靡不振地坐在那,被席柏言勒令不准再说话,否则他就找暮摇婳告状。

    少年想,活恁大没见谁把告状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也是开了眼界。

    没有鸿嘉聒噪,席柏言得以专心致志地列下聘礼清单,末了加一句:这银子是我借你的,我有媳妇要养,你记得还。

    鸿嘉看得先是满意,后为需要花的银两总数咂舌,最后气得险些咬碎一口白牙:席柏言这个大抠门!

    但是他抠归抠,提及银子是用来养暮摇婳的,鸿嘉便没有异议,认认真真打了欠条。

    欠条是席柏言建议的。

    签完自己名字的鸿嘉恨恨咬着笔,“让你管账,你真是学到了商人的精髓。”

    “大舅子谬赞。”席柏言坦然地受下“夸奖”,并指着某个字眼道,“姓氏去了,你又不真的姓程,往后以此赖账怎么办?”

    鸿嘉,“”

    他服了。

    除去扣门这一件,其他的席柏言做得挺好,比如让老板去打听玉显业和他夫人的喜好。

    虽说只要玉舒桐喜欢就好,但老丈人丈母娘也得认真对待,不然婚事定不能顺利。

    接着又叫老板为鸿嘉普及一些见未来老丈人的知识,点明哪些事是不可为的,哪些事能给自己增添好印象的

    里里外外忙活三天,鸿嘉踏上了提亲的路途。

    三天前。

    女儿从红枫城回来便总走神,但不是失魂落魄,而是笑,看得玉夫人不无担忧。

    她私底下小声征询了玉显业的意见,决心和女儿开诚布公地谈谈。

    本以为女儿受了打击伤心到失常,不想女儿却说对方三日后会来提亲。

    玉舒桐整张脸都洋溢着笑,“娘,他说要娶我呢,您不替女儿高兴吗?”

    高兴是高兴,可玉夫人正色地问,“桐桐,你很喜欢那个程鸿嘉?”

    “喜欢的。”当着娘亲的面,玉舒桐完全是小女孩姿态,心事不遮不掩。

    玉夫人握着女儿的手,语重心长道:“桐桐,喜欢他可以,十分喜欢也可以,却不可让他知晓了。男人对唾手可得的东西,一般都不会太珍惜。”

    道理她懂,只不过很多时候忍不住。

    玉舒桐扑进玉夫人怀里,“娘,藏着感情这种事,我可能做不好。但我会更爱惜自己的。”

    玉夫人疼爱地摸着她的脑袋,“娘和你爹只盼着你这一生喜乐无忧。”

    短短的三日转瞬即逝,真到了这天玉舒桐反而平静了下来,甚至有点为鸿嘉紧张。

    因为他父母早亡,这些年辛苦讨生活,不知能否应对这样的局面。

    补充一句,鸿嘉告诉玉舒桐自己还有不到一年便满二十,她没怀疑。

    像鸿嘉这种打小在江湖上奔波的,除了眼神有细微的不同,十七岁和十九岁确实没太大差别。

    隐瞒年龄是为防止可能会有的不必要的麻烦,以后自有说明真相的一天。

    鸿嘉在堂屋里正襟危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