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跳脱-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33章 跳脱

    席柏言:“滚滚,谁哄你。”

    鸿嘉:“”

    他心碎了,这地方不能待了,他要离开,他要找地方好好疗伤!

    “有功夫在这耍嘴皮子,不如考虑大后天去提亲要带的东西。”席柏言平静地扔下一道难题。

    鸿嘉两眼一抹黑,却是暮摇婳惊讶了,“提亲的日子都定下了?”

    “对啊。”席柏言幸灾乐祸的口吻,“他跟人家说三天为期,看这样子恐怕都把自己的话忘了。”

    暮摇婳便看向鸿嘉,后者故作沉着,“提亲啊,那有啥,我说了肯定就会去。”

    “两手空空的去?”

    他眼皮一跳,迟疑道:“带点酒和她爹喝两盅?”

    席柏言对暮摇婳轻声细语,“来,茶不烫了,你喝点。”

    姑娘便没管茫然的哥哥,去喝她夫君喂的茶水。

    于是鸿嘉又:“”

    随后席柏言方慢条斯理道:“你要是只带酒,玉显业不把你揍出门也不会给你好脸色。”

    玉显业就玉舒桐一个宝贝闺女,也无需她嫁的大富大贵,无需提亲的人拿出价值连城的聘礼,重要的是心意。

    带壶酒,你是去娶人家姑娘还是跟人家拜把子称兄道弟呢。

    暮摇婳不忍心地拽了拽席柏言的袖子,“你跟我哥说说该准备些什么吧,玉舒桐蛮期待他过去的,别搞砸了。”

    “好啊,交给为夫。”十全十美好夫君。

    不懂这些俗礼的鸿嘉:嫉妒使我眼红。嗯,嫉妒席柏言见识广。

    两人商量聘礼,暮摇婳就没掺和,回屋做自己的事。

    她走后鸿嘉才愤怒地盯着某人,“你是故意当着婳婳的面显摆你懂得多吧?”奸诈!

    “不必显摆,她本来就笑得我懂得多。”席柏言客客气气地一笑。

    “你说我哪惹着你了?总跟我对着干!”

    席柏言无辜地摊手,“有吗?是你看我不爽好吧?”

    “呵,前不久深沉消极的某人靠我妹妹指点迷津走出阴影,完了恩将仇报对付我啊!”鸿嘉阴沉沉地笑。

    从沧澜到红枫城的一路,他的反应鸿嘉都看在眼里,只不过他不会跟人谈心,就等他自个何时醒悟。

    然后抵达这里刚住了一晚,他便似换了个人,不用问也能猜到是暮摇婳跟他说了什么。

    席柏言回以同样的笑,“那聘礼你自己研究吧,我这恩将仇报的小人就不在这玷污你的眼了。”

    鸿嘉:?!

    “哎哎,你别走啊!”

    “嘿,你还真要走啊?”

    “不行不行,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嘴贱!”

    席柏言:“”

    鸿嘉的性子到底像谁?先皇后么?他想象先皇后如此欢脱的样子,呃算了,还是不要唐突先皇后,尊敬,要尊敬。

    两人正式商谈聘礼,中途鸿嘉好奇,问他娶暮摇婳时给了什么聘礼。

    席柏言很诚实,“没给。”

    他府上值钱的东西就那几样,还搬不动,暮远苍和暮摇婳都没让他准备聘礼,毕竟费心准备了也是给暮摇婳带回席府。

    婚后他为她买想要的、需要的也一样,没差。

    鸿嘉跳了起来,“你竟然什么都没给就把我妹妹娶回家了?那可是我妹妹啊!大暮的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