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甜腻-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26章 甜腻

    如今彻底和好了,心结打开,他也就完全放飞自我,把“衣冠禽兽”一词发挥得淋漓尽致。

    真叫她大开眼界。

    暮摇婳歪着脑袋眯起眸子回忆,“我初见你时,你一身官袍,是有那么点寒酸气的,可我就是被你迷得移不开眼。”

    那个画面她怕是会一辈子铭记于心。

    席柏言亲了亲她的手心,“那个时候你才多大。”

    他戏谑地冲她挤了挤眼睛,“原来我这么有魅力,在帝姬还是半大的孩子时就把你迷住了。”

    暮摇婳软软地哼了两声,揉捏着他的脸玩,“后来我走了条愚笨的路,不过兜兜转转仍旧想把你骗到手,因为你聪明伶俐又正气凛然,那样的你能喜欢我该有多好。”

    席柏言笑,“当初我们的目的一致啊,然后我们都栽进了对方的坑里。”

    做了番铺垫的暮摇婳不是为了抒情,而是她瞥着那只煽风点火的手,“但我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

    男人得意地挑眉,将衣冠楚楚的皮囊弃之不管,迷恋于小姑娘因他绽放的美丽。

    到后来他沮丧地捂上眼,“我真是净给自己惹麻烦。”

    暮摇婳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眸子里雾气朦胧,双颊绯红地凑近他耳廓轻亲,“今晚送你个礼物,好不好呀?”

    席柏言喉结一滚,黑眸沁上赤红,声音粗哑,“求之不得。”

    那厢鸿嘉带着玉舒桐回来,明明即便她没带换身衣物,再去买一套就好,他偏要带她回家。

    刚唱到亲吻甜头的鸿嘉昏头转向,没法正常思考了,而玉舒桐只想着跟他待一块,也没考虑太多。

    她由鸿嘉横抱着进门,他根本就是让她脚不沾地,径直走去了他的院子。

    更不忘叮嘱丫鬟,“去找阿青,叫她跟小姐说一声,我有事借她一套干净衣裳。”

    “是,公子。”

    丫鬟得令,不仅将他的话转告给了荣青,更绘声绘色描述了番自己亲眼看见的场面。

    荣青跟在暮摇婳身边,多少知晓鸿嘉和玉舒桐的事情,理所当然地认为那女子便是玉舒桐。

    她走向暖阁,抬手敲了敲门,“小姐,公子带了个女子回来,想必是玉家小姐。”

    屋内的旖旎气氛被打散,暮摇婳整理了下神情,席柏言一派正经的去开门。

    荣青上道的没有抬头,直说正事,“那女子被淋湿了衣摆,公子向您借一套衣裳。”

    “哦。”暮摇婳应声走出来,“我跟你一起去拿。”

    捏了捏席柏言的手,对他做口型,“等我,我马上就回。”

    越活越回去的眸男人摆出委屈却体贴的神色,逗得暮摇婳走出好远也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跟在一旁的荣青受伤地捂胸口,“小姐,你和姑爷甜蜜的虐死我们一帮下人了。”

    比新婚时还要甜蜜啊。

    暮摇婳掩唇而笑,“哎呀,喜欢的心情怎么藏得住嘛。”

    荣青嘴上似在抱怨,实则很为暮摇婳高兴,“行了行了,奴婢明白了,谢小姐指教。”

    两人好姐妹般的打趣着进了她的卧房,暮摇婳边找衣服边问:“也不知她喜欢什么样式的,穿着会不会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