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白痴-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21章 白痴

    目睹全程的阿姜默不作声地挪着脚步站回去,这未知名姓的公子,对小姐还算不错的哦?

    玉舒桐这下是脸色通红了,因为咳得剧烈,花了好一会功夫才平复好。

    接着便发觉他又离自己特别近。

    台上的戏没有等他们,而是继续往下演,这两人的心思却早已不在戏上。

    少女保持着手拍胸口的姿势,怔怔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眼,莫名有股委屈感袭上心头,“我好想你。”

    相思始觉海非深。

    鸿嘉觉得新奇,从小到大可没人敢对他说“想”字,她这应当叫“不知者无畏”?

    他脑中滑过一个念头,是暮摇婳坐在席柏言腿上被席柏言抱着的样子,懵懂地俯首,薄唇贴过她的面颊,“前几天都很忙,一闲下来我就来找你啦。”

    玉舒桐睁大了眼。

    方才那个触感她盯着少年的唇,无知无觉地吞了吞口水。

    有些事大概是男人的本能,鸿嘉注视着她的动作,暗沉的眸多了危险的颜色。

    玉舒桐却是低下了头,避开了她最钟爱的他的眼眸,“我”她难堪地咬住嘴角。

    是她一见钟情,也是她不够大胆没问出他的姓名,家在何处,没有勇气表明心迹。

    要是怪他对自己的事只字不提,不显得她无理取闹?

    她很低落,“公子”

    “你也叫我的名字呀。”

    玉舒桐怔然地抬眸看他。

    鸿嘉顿了会儿才想到,“哎呀呀,我是不是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

    她点点头。

    “瞧我糊涂的。”他懊恼地拍了拍脑门,“我姓程,名叫鸿嘉,目前家住红枫城,开了家布坊,有个妹妹已经招了婿,父母早亡”

    玉舒桐愣愣地听他细致地将自身介绍了遍,说不清心底是雀跃或别的什么,等他说完才呆呆傻傻地问:“你怎么什么都跟我讲啊”

    “我不说你不是会不开心吗?”鸿嘉直直地看着她。

    “啊,没,也没有。”她攥紧帕子,“是我没胆子问。”后面这句说得很小声。

    因她又低下了头,错过了少年面上一闪而过的狡黠,什么忘记说自己的姓名,故意的罢了。

    要论钓鱼,他绝对会比席柏言更技艺高超。

    简单一个手段,将玉舒桐的心吊得七上八下。

    真蠢的丫头。

    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小傻子”。

    含着宠溺的称呼让玉舒桐羞涩地抿唇,目光无处安放,又不知道如何应对,便也拿起点心喂他,“你也尝尝。”

    生平头一遭被喂食,鸿嘉意外地挑了挑眉,倒没拒绝地直接一块吃下去,舌尖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指头。

    这是真的不小心,并且他自己都没察觉出问题来,只有玉舒桐放在了心上,感觉手指被火烧过一样,脸上的红霞再没褪去。

    一出戏看了不到一半,其余的时间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度过。

    玉舒桐知道这出戏结束不久后他便得回红枫城,愉悦的心情变差了点,听他说“我会再来看你”也没好多少。

    可她不能自私地留下他,出于什么身份都没资格。

    而鸿嘉守信地隔两三天便来找她,带她到各处玩闹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