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唯他-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19章 唯他

    同时他又有意无意地误导了席柏言,让对方以为他全交代了。

    鸿嘉慌的一比,气势弱了下去,“算了,我快出发了,回来再细说。”

    随即消失了无影无踪。

    席柏言还奇怪他为何溜得那么快,暮摇婳从他怀里探出脑袋,“我哥怎么了?他去王城莫非是宫内有异状?”

    “没。”席柏言捏捏她有点烫的脸蛋,“他去找他的未来媳妇吧。”

    暮摇婳的惊喜写在了脸上,“他有看中的姑娘了?”

    这回换席柏言愣住,小姑娘这表现想来鸿嘉还什么都没跟她说?

    他不露声色地垂了垂眸,“嗯,是当朝玉太师玉显业家的千金。”

    玉显业是谁暮摇婳晓得,先皇在世时宫内的大臣们她多少了解过,现在职的官有所变动,她只认得其中一些。

    尽管席柏言特意点明人家的身份,暮摇婳也没深想,只轻点着头,“玉舒桐啊,我似乎听说过比我小一两岁吧?”

    摸着她的脑袋,席柏言模糊地应了声。

    玉显业是在将珠帝姬及笄大典前找上他,那时的玉舒桐正值春心初动的年岁。

    他记得这事不过是由于他想着暮摇婳就快及笄,就快与霍渊完婚。

    暮摇婳在想玉舒桐和鸿嘉还蛮般配,也没注意到面前男人的眸色又幽暗了,被吻住时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

    真真是猝不及防了。

    男人哑着嗓子道,“他是哥哥,怎么能让你这个当妹妹劳神操心。”

    暮摇婳双双按上席柏言的肩膀,低笑着带了轻喘问他,“哎呀,你不会是吃我哥的醋了吧?”

    席柏言抵住她的额,抿着唇没吭声,答案不言而喻。

    他一直以来存有的私心,便是她完完全全的只属于他一人。

    虽然从来没去实现。

    从前就想她开心最好,现在更是只想她无忧无虑。

    席柏言很少示弱,他这一示弱暮摇婳便心软得一塌糊涂,亲了记他的脸,“喜欢你。”

    他轻哼。

    暮摇婳心想,这样的席柏言真讨喜得不行,傲娇又可爱。

    她一拍他的手背,“好啦,我要继续绣手帕呀。”

    席柏言又亲了亲她,是亲到了鼻头,“好。”

    走出水榭老远的鸿嘉忿忿地跺了跺脚,好你个席柏言,占了本大爷的妹妹还敢嘲笑本大爷没媳妇!

    本大爷这就去找个媳妇给你瞧瞧!

    玉舒桐一直在等那一个“有时间”。

    她是独女,玉家不算大富大贵,但她被呵护得好,活得骄傲,从未有过这般为某个人魂不守舍的情况。

    而今玉家在王城如日中天,巴结玉家的数不胜数,可以说她不必慌张忐忑。

    但她做不到镇定自若。

    面对那样的他,她总是忍不住自惭形秽,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哎我的小姐啊,天下男子那么多,他又什么都不告诉您,您何必为他一人伤神呢?

    阿姜来来回回地念叨。

    她不敢说私以为那男子骗了小姐,因为小姐对他至今一无所知,这样的男子真能回来找小姐?

    玉舒桐摇头,“天下男子虽多,可都不是他。”

    那样的人只有一个,那样一双眼只有一对。

    一眼钟的不是人,是他的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