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敌手-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15章 敌手

    小姐头一次对某个男子来了兴趣,对方却是身份不明。

    玉舒桐将丫鬟为难的神情看在眼里,温和地笑了笑,“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乖,下次有时间再来看你。

    她笑着低下头,两颊飞过羞涩的红晕。

    鸿嘉满载而归地回了程府,给暮摇婳带了不少小玩意。

    他倒是看到好玩的就买下来,反正花的是席柏言的银子,南国暖楼的老板暗中结账。

    程氏布坊严格来说是刚步入运作,往里投入了不少,暂时还没赚钱。

    要谈家底,他们没家底,三个做主子的都是穷光蛋了。

    索性老板是个懂事的,银钱方面不让席柏言烦忧。

    把分红算一算,席柏言也是个富人。

    鸿嘉对银子没概念,家里的帐便由荣二和席柏言协同打理。

    于是当老板紧接着送来账单,荣二拿给席柏言时面容很古怪,公子这一趟跟洒银子去的一般也就算了,怎买的差不多全是女儿家的东西?

    “没什么问题,这些都给你家小姐了。”席柏言算是比较淡定,但表情也有三分复杂。

    荣二“哦”了声,边退出去边不由地想,公子很宠刚相认的妹妹,这是好事。

    不过拿着姑爷的钱为小姐一掷千金,这就有点嗯,难怪姑爷心情复杂。

    说实话,席柏言当然希望鸿嘉对暮摇婳好,可如果鸿嘉对她太好了,为她事事考虑妥当,导致他不好“表现”。

    这心里便不太是滋味。

    可鸿嘉却以为他不高兴自己花了那么多银子,说了句:“小气鬼,好歹是花在妹妹身上的,你还心疼啥?”

    席柏言不咸不淡地看着他道,“那些婳婳不一定都需要,而且我也能买。”

    鸿嘉没听懂他堪称明晃晃的“暗示”,“不需要就不用呗,买了让婳婳多几个选择嘛。”

    “”

    大舅子没感知到半点妹夫将自己看成了危机,兴致勃勃地道,“哎席柏言我告诉你,顶多两个月,我便能入朝为官了。”

    席柏言微一蹙眉,“你怎么做到的?”

    他单手托着腮,视线往墙角飞,“玉太师家的独女玉舒桐,你知道的吧?”

    “我不知道。”男人没好气地说,大舅子争宠真的很讨厌了,“我心里有婳婳,管别人做什么?”

    鸿嘉,“玉太师啊,就是玉显业,我不信他没找过你。”

    提到对方的全名席柏言倒有印象了,“他确实找过我,此人出了名的爱女如命。”

    玉舒桐喜欢席柏言的这双眼眸,在爹爹玉显业跟前提到过他。

    玉显业便以为女儿对他春心萌动,曾纡尊降贵地请他见见自己的女儿。

    结果是席柏言婉言拒绝。

    玉舒桐听了也没生气,就是再没关注过席柏言。

    她看中的是眼,眼的主人不乐意,她还能强求不成?

    说白了是席柏言这个人不得她的心意。

    鸿嘉一拍手,“我就说嘛,都怪本大爷当时不在王城,大家都把你当香饽饽,我要是没被丢了,有你什么事啊。”

    “”

    席柏言瘫着脸,“说重点。”

    “我见着玉舒桐了。”鸿嘉喝了几口茶,微眯着眼说道,“她好像挺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