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斩断-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04章 斩断

    暮摇婳温软地开腔,“席柏言,我陪你说说话吧。”

    是“我陪你”,不是“陪我”。

    她手下男人温热的躯体僵硬了一瞬。

    但很快他便侧过身面朝向她,席柏言摸了摸她的脸颊,“我没什么,你安心睡觉,嗯?”

    暮摇婳捏着他的下巴,定定地直视他的黑眸,两人隔着昏暗的夜色对视。

    “你有心事,憋着不说会伤感情的。”她的手松开,换成伸出一根手指戳着他的下巴和脸玩。

    席柏言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吻了吻,静默了良久才说:“我身体不好,得养,干不了活又落下了残疾,也不再是朝廷的高官”

    他平静地叙述着,听不出其中起伏和情感,暮摇婳心尖的酸涩浸透到了骨子里。

    想当初席柏言有多意气风发,事事运筹帷幄,将世间美好的形容都放在他身上也不为过。

    席柏言骄傲,他也有资本骄傲,可眼下他从云端落下,华贵的身躯沾了土,藏在心底多年的自卑便初现端倪。

    他依然喜欢她,只是认为自己不再配得上她,会成为她的拖累。

    暮摇婳吸了吸鼻子,“莫非你是觉得,不会武然后被我一女子保护,说出去很丢人?”

    席柏言薄唇轻启,道出一个“不是”,“我向来不太在乎别人的评价。”

    她点着脑袋,“那样岂不正好?席柏言你看,论聪明才智,我是比不上你,哥哥或许也比不过你,此番涉及朝堂,少不得需要你出谋划策。

    “偶尔我也会蠢得不行,有你在我身边能免我被坑被人用计伤害你没武功打不过别人,有我能护着你。我们俩一个文一个武,岂非正好?”

    席柏言紧抿着唇,于暗夜里眸光沉沉地凝视着小姑娘亮晶晶的眼眸。

    喉结一滚,他俯首,冰凉的吻落在她嘴角,“让我想想。”

    因着他的靠近,暮摇婳心念微动,伸手扯开他里衣的衣襟,露出还未消退的疤痕深浅不一的胸膛。

    那次她眼也不眨地拿刀刺中他的左臂,如今左臂没了,伤处也看不见了,却留在了她心上。

    “我曾经给了你一刀。”暮摇婳轻抚着这些大大小小的伤疤,鼻子很酸,声音低似喃喃,“那一刀,就当是斩断了我们的过去。”

    席柏言神奇微颤,他想念她太长时间,根本受不了这样的触碰。

    这之前除去他昏迷不醒的阶段,他没让她看过自己的伤势,怕吓着她。

    现在伤疤褪了几分,仍然有些微的狰狞。

    而被她指尖轻触,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

    “过去与我们无关了,席柏言。”她凑过去,“我们一起向前看。”

    话落,温热的唇落在他胸口,暮摇婳闭上了双眼,嗓子暗哑,“你和沧澜也没有关联了,以后我们好好过,好不好?”

    好,怎么不好。

    “因为没有左手怕我嫌弃,可是席柏言,如果断手的是我,或者说我容貌被毁,你就不喜欢我了吗?”

    不会,他爱着她的所有模样,是她这个人,与外表无关。

    “那时你用同心蛊吓我,我也说了气话,我”

    席柏言手掌覆住了她的唇,“婳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