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红枫-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03章 红枫

    “徒儿此去远有千里,不能侍奉在师父左右,请师父照顾好自己,千万别在独自一个人时生火”

    她便是之前划船接鸿嘉他们的那名药童,这一说就千叮咛万嘱咐吧啦吧啦了一大堆,倒变得她才是做师父的,老神医则为不懂事的小徒弟。

    “受训”的老神医丝毫不恼,此情此景看在暮摇婳眼里,她眼眶一热,想起了许久不曾见过、已与她天人永隔的师父。

    此前万万没料到,自己的重生虽救了荣见,却也改了师父的命运。

    鸿嘉在那和药童斗嘴,什么“你怎的比我话还多”“你这么啰嗦会嫁不出去”之类。

    唯独一直站在暮摇婳身侧的席柏言察觉到了她的情绪波动,长臂一身搂住她的腰身,嗓音低低地唤:“婳婳”

    他能猜出让她心情低落的缘由,可找不出安慰的话,因为他也是间接凶手。

    “嗯。”她鼻音浓重,折过身环着他的腰,“抱抱。”

    席柏言望了眼还在进行临别嘱托的师徒俩与鸿嘉,和后者短暂地对视,收紧了拥着暮摇婳的右手。

    鸿嘉带着暮摇婳和席柏言出去一整天,回来时又多带了个名叫若九的少女。

    若九同暮摇婳身量差不多高,肤色是有些羸弱的白,一双干净的眼却没什么灵气,是个木头一般的姑娘。

    之后他们发现这姑娘只有面对鸿嘉时表情方才丰富生动些,对旁人无一例外的客气淡漠。

    又停下休息两日,一行人便往红枫城而去。

    这一路席柏言愈加沉默,暮摇婳就在他身边当然发觉了,可途中没作停歇,不是谈心的好时候。

    到了红枫城外,鸿嘉给众人换了身行头。

    金銮卫被暗中通缉,不能大摇大摆地进城,一些人留在城外伺机分批乔装进城,另一些扮作程府家仆

    鸿嘉师父姓程,他又无法用“暮”姓,就借了师父的姓氏。

    若九便扮成鸿嘉的贴身婢女,荣二长着副精明相,便扮成程府的管家,暮摇婳是妹妹,席柏言是妹夫,入赘的。

    几人的容貌全或多或少做了更改。

    暮摇婳还好点,身为女子可不用抛头露面,坐在轿子里就行。

    红枫城见过席柏言的不多,况且他在大暮是个“死人”,认识他的也只会当他和席丞相长得相像,不会认为他们就是同一人。

    商户就得有个商户的样,总要把自个的生意摆到明面上来。鸿嘉和席柏言商量了下,决定开个卖布匹的店。

    背景他也一早打点好,借了个朋友的方便,将他塑造成父母早亡、靠卖布匹发家的励志形象。

    五天前程氏布坊在红枫城的店铺就已经开业,今日程老板也到了,按道理是要宴请左邻右舍的。

    鸿嘉没让席柏言和暮摇婳到前院应付宴席,两人也乐得自在,单独用了晚膳早早地躺到了床上。

    当他们于沧澜国相见是便同睡一床,到了这鸿嘉也还给他们安排在一间房内。

    暮摇婳没多想,但席柏言辗转反侧久久没有睡意。

    他一动暮摇婳就有感应,这般经过五六回后,她的脸凑到他颈侧,手搭到他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