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药童-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700章 药童

    “等一等,马上就会有人来接我们了。”

    白鹤带去信号,岛上的神医便知有远客来访。

    鸿嘉一身的兴奋劲儿,扔了个不知何时摸在手里的石子到湖中,激起一片水花,伴随着他的一道高亢的吆喝声。

    暮摇婳不禁为他侧目,这人的性子最是难得,好似永远开心,不被任何烦恼影响。

    后来的后来鸿嘉告诉她,他不过是畏人生苦短,觉得活着开心点才对得起自己到这世上辛苦走一遭。

    “妹妹快过来!”鸿嘉逗了一会游鱼,兴冲冲地招呼暮摇婳过去。

    “船来了。”席柏言淡淡出声,打断了他拉着暮摇婳跟他一块玩水的举动。

    “咦,今天来得这么快。”鸿嘉叹了口气,颇有为不能和妹妹玩闹而遗憾的意思。

    转眼俊脸又被笑意堆满,他揉了揉暮摇婳的脑袋,兴高采烈道,“下次哥哥再带你玩好玩的!”

    姑娘挽起了精致的眉眼,每每看到他的笑容,她也会不自觉有个好心情呢。

    那船从湖心岛驶来,席柏言能望见身着白袍的船夫的轮廓,离得近了方看出那是名岁数不大的少年郎。

    “他是老神医的药童,瞧着瘦弱无力的,但是生起气来可凶着呢。”鸿嘉笑嘻嘻地说,却半句不提以前是自己把人家弄生气在先。

    暮摇婳朝他看去,身量八尺的大少年笑得狡黠蔫坏,足尖点水轻轻松松落在船头。

    “哎呀小丫头,怎么又是你呀?”

    船将靠了岸,药童姑娘双手叉腰柳眉倒竖“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席柏言陡然咳嗽了几声,暮摇婳向他靠了靠,“怎么了?”

    他按着眉心,失笑道“我适才将那药童看成了少年。”

    倒是自己的眼神出了差错。

    暮摇婳便细细打量了药童几眼,低声回他,“确实难以分辨啊。”

    幸好没当着对方的面闹出笑话来。

    鸿嘉逗弄完药童,心满意足地回头唤暮摇婳他们,见他俩亲热地在说悄悄话,不免又是吃味。

    他干嘛要在还没和妹妹培养好感情时就帮她和席柏言解开误会?

    药童照旧被气得涨红了脸,也不理他,兀自向着岸上的二人拜了一拜,“家师今晨看到南方现彩云,是有贵客前来。二位贵客请上船,家师已等候多时。”

    暮摇婳和席柏言对视一眼,回了药童一拜,然后踏上了甲板。

    鸿嘉还在念叨,“老神医也信彩云是祥兆啊”后知后觉地不满地对着药童嚷嚷,“难道我不是贵客?本大爷是最贵的客人呐!”

    药童不满地睨他一眼,“是啊,你每次来破坏掉的东西都很贵啊!”

    她恨恨地握着桨,把它当成鸿嘉的脖子来掐。

    因为每回他闯祸她都会被牵连收到师父的处罚!

    鸿嘉假装被药童吓到,缩着脑袋挪到暮摇婳身边坐好,凑近她耳边悄咪咪地道。

    “那也不怪我,是老神医的小玩意太脆了,轻轻一碰就成了碎片,我自己也很纳闷的!”

    末了他无辜地眨着眼。

    暮摇婳“”我信了你的邪。

    一旁的席柏言瞥向交谈的兄妹俩,接着视线移向暮摇婳的手,顿了顿,还是没伸出手握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