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过度-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97章 过度

    他们这才意识到不好,若说圣上让帝姬和亲是圣上无能,辜负与帝姬多年的情谊。

    那圣上不准金銮卫与帝姬同行代表什么?

    代表要将帝姬抛弃在沧澜啊!

    有人坐不住想冲出地牢,但这般肯定不会成功,他们不可硬逃,只能智取。

    期间除了有狱卒定时给他们送饭,别的无一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狱卒也哑巴似的不搭理他们。

    可送来的饭食是好酒好菜,摆明了不是要送他们上断头台,就是想劝他们换个主子认。

    作为统领,荣见决定若圣上派人劝他们忘记帝姬,他们便假意答应,伺机潜逃。

    只是他们没等到暮成归或其他大臣,且被从大牢转到一座华丽的宫殿内关着。

    然后没过两日,看守他们的人递来暮成归的亲笔书信,里面写道,只要他们愿意留在宫中为朝廷效力,他定许他们高官厚禄。

    送信的走后荣见便撕了那张纸,内心气愤不已。

    他们耗费多时终于弄开了锁在手脚上的镣铐,一天没吃送来的饭菜,恢复八成力气便一举逃出。

    荣青悄悄去找阿喜她们,看暮成归是不是连曾经的侍女都没给帝姬带上,就发现外面什么都变了。

    “那个时候阿喜已经侍寝,我们也没办法接触到她。”她情绪明显低落地说。

    宫内有暮远苍为暮摇婳以防万一辟的暗道,这条暗道也被暮摇婳告知给了荣见。

    他们接近不得阿喜,更不能长时间停留在宫里,防止被禁卫军追上,便转身去了暗道。

    “殿下,阿喜定然不是自愿的,她不会背叛您的!”怕她多想,荣青补充了一句。

    然听了这话,暮摇婳更难受更自责,“是我太傻了,害得你们也”

    荣见急忙地道:“没有的事殿下,金銮卫自愿追随您,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是圣上忽然为难,我们没保护好殿下。”

    这主仆情深的场面看得鸿嘉极其别扭,又不是完全听得懂,觉得他们说得也够多了,直接上手一把握住荣见的腕子。

    出于本能的反击被对方轻而易举地制住,荣见定睛朝鸿嘉看去,眼眸一震,这个人和帝姬

    “体内留有余毒。”鸿嘉松了手,他是觉着暮成归不可能只给金銮卫下了能让人四肢无力的药。

    金銮卫是利器,照他说来,他也会无法将其收归己用就毁掉。

    方才看他们的面色,再把了荣见的脉,鸿嘉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暮摇婳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去,“又是毒?要紧吗?”

    “现在伤不了性命,但总归把毒清除了好,搁在身体里,保不准哪天就能成了夺命剧毒。”

    鸿嘉说着冲她眨了下眼,“放心,哥哥我知道如何清这个毒。”

    金銮卫们不由齐齐向他看去。

    席柏言没死的事他们从南国暖楼的老板口中得知,不过亲眼见到也还是稍微吃了一惊,而鸿嘉的脸就彻底惊到了他们。

    暮摇婳这心一起一落的也受不了,察觉众人疑惑的视线,便介绍道:“他是我的孪生哥哥此事说来话长,我们先找个落脚之地再细讲。”

    到了大暮境内暂且算是安全,他们就不用急着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