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特调-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83章 特调

    席柏言完全没看他,紧盯着叶南尽的脸,“你撞见他们了?”

    “他们去了你们住的山下屋,又放了猎鹰,正往这一方向而来。”

    被忽略的鸿嘉一瞥嘴,皱眉,“猎鹰?怎么不是猎犬啊,明明后者更靠谱!”

    席柏言记起暮摇婳说过在他昏迷时,就有沧澜的侍卫找去屋,他暗道“糟了”。

    “沧澜王宫里的猎鹰和其他的鹰不同,它们是被训练根据气味追人的。往往是已经被怀疑的人,暗卫会先做上标记,以便日后寻找。”

    鸿嘉明白了,这手法在江湖上是用来折磨人的,先让目标活在一直摆脱不了跟踪者的恐惧中,再当其筋疲力尽时让鹰啄食其眼珠等。

    没想到沧澜王宫也会玩这个。

    “这样的标记,莫非是驯养猎鹰的人的鲜血?”他所知的正是如此。

    席柏言轻点头,“通常是用主人的血吸引猎鹰,看来上回他们深夜入侵也留了个心眼。”

    暮摇婳抓紧了他的手,敛着眉心,“那晚他们没靠近我和哥哥,不大可能在我们身上做了手脚,何况我们沐浴过换了衣服,即使有气味也被洗净了。”

    他们没找到席柏言,更不可能给他做过标记。

    鸿嘉转头瞅了瞅蹲在身后一动不动的白虎,“老黑可爱干净了,自己下过河洗过澡……”

    席柏言,“那种气味不是水冲过便能清除掉的。”白虎毛多,更难清洗。

    “有道理。”鸿嘉一击掌,“那我现在就带老黑去搓澡!”

    他扯过白虎的耳朵往溪边走,“事态紧急你可快别杵着了知道不?赶快给本大爷下河去!”

    叶南尽神情呆滞到这一刻,完全是被白虎的温驯惊着了,听见席柏言对暮摇婳说“我们也过去”才回过神。

    他看到主子空荡的左袖,胸腔酸涩地低了低头,一时畏缩着没胆跟上前。

    “叶管家?”暮摇婳叫了他一声,让他跟上的意思。

    席柏言侧首看她,并未阻止。

    叶南尽嘴角微倾迈开脚步,“哎!”

    “咦,不对啊。”给白虎搓着搓着又停下的鸿嘉直起腰,望向席柏言。

    “如果他们留的是血味标记,老黑也能闻出,在他们动手时就会张口咬上去了,再不济事后也会吵闹着让我帮它搓洗,就算是迟钝也不该如此迟钝啊。”

    “血味比较容易暴露,因此他们特调了一种能刺激到猎鹰旁人却不敏感的味道。”叶南尽沉声道。

    鸿嘉别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再睨着面容沉静的席柏言。

    这对主仆蛮有意思,中间隔那么远还不算,做手下的却站到了他妹妹身边。

    稍稍一晃神,他又正色道:“那想必老黑身上即使也标记也不是血了。”接着又埋头给白虎洗身子。

    ……

    沧澜暗卫这边。

    在半空中盘旋的猎鹰忽地长啸一声,渐渐下降落在领队骑的马上。

    领队皱眉,“他们把气味洗掉了?前几天一直在的标记,今日我们要抓人他们便发现了,这太巧了吧?”

    他眸光警惕地掠过四周,莫非席柏言等人离他们不远,看到了猎鹰?

    “你们几个,去搜这片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