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撕破-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9章 撕破

    “那都过去了半个月,难得殿下还记挂着。”

    暮摇婳算听出来了,席大人这可不高兴得紧。

    她拿捏不准他的态度,若是“恃宠而骄”罢那还好说,否则自己不是前功尽弃了?

    席柏言身怀当丞相之才,城府心计难以估量,她一直暗暗告诫自己,千万要谨慎行事,可这两日忙昏了头

    “先生的事本宫当然得记着,不过最近为霍良一案忙得不可开交,到底是忽略了先生。”暮摇婳糯糯地说着,“先生心胸宽广,便不跟本宫计较了哦?”

    男人透着股子晦暗的不悦,“微臣岂敢与殿下计较?更何况微臣一向以为,我们不过各取所需。”

    他需的是她帝姬的背景。

    她需的暂且没有定论。

    暮摇婳闭上眼,心道“糟了”,那天玄参门外他把话半挑明了说,被她糊弄了一把。她就当那事揭过了,他却还放在心里?

    “本宫”她踟蹰地支支吾吾,“本宫不曾”

    “殿下是说微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席柏言侧过头,目光不避不闪,直看得她感觉被扒光了遮羞布,心底藏匿的小算盘无处遁形。

    暮摇婳眼皮轻挑,局势隐隐脱离她的掌控,“不是”

    她干巴巴地吐出两个字,脑袋里充斥着霍家的案子无力盛放别的,缄默了片刻伸出手拽着他的袖子,“先生不要吓唬本宫嘛。”

    席柏言存心要瓦解暮摇婳的心理防线,“殿下,您是将珠帝姬,您要什么,只需说一声,便会有人千方百计给您弄来。同样的,您想从微臣这得到什么,只要能给您的,微臣都会给您无需殿下各种花费心思,本质上却很敷衍。”

    敷衍。

    暮摇婳张了张嘴巴,但没发出一点声响。他的眼神摄人心魂,不尖锐,可足够控制她的思想。

    要说敷衍,似乎的确敷衍,因为她不擅长以色诱人。

    她知道自己好看,可天底下不缺好看的,席柏言出入东宫多年,和她打过数不清的照面也无动于衷,她没信心靠这张脸就能俘获他的心。

    再论学识,大暮满朝文武估计没人比得过他学识渊博,她说多了便是班门弄斧。

    想想真叫人沮丧。

    暮摇婳也看清了席柏言的危险,这般危险致命的人,她不一定驾驭得了,可放在身边,总归是容易控制一些。

    少女沮丧得垂下小脑袋,朱钗的坠饰勾住了耳朵,整个人蔫答答的。

    周遭沉寂了许久。

    她拽着他衣袖的手晃了晃,无助又茫然,“对于大人来说,本宫兴许只是将珠帝姬,可于本宫而言,大人不只是大人啊本宫有很多事不是太懂,所以才会有很多都做不好”

    脆弱的仿若一碰就碎的美丽瓷器娃娃。

    这些时日,她对他做的一切称得上是讨好了。

    但流于表面的讨好不是他想要的。

    他要逼迫她逐步认清他有多强硬、多冷漠,逼她一步步动用真心。

    “可是殿下无需做好什么,您做的一切都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