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可舍-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85章 可舍

    听懂了的叶南尽身体僵住,席柏言紧蹙眉心遥望身后,仿佛已经能看到追兵。

    他冷着面孔厉声道:“先别管这些,立刻找个地方躲好。”

    所幸的是周遭并非平坦的荒原,那样他们藏都没法藏,荒山虽陡峭危险,却易守难攻。

    若他们提前布局,定会让沧澜暗卫吃亏。

    鸿嘉已经四下探看着,找可藏身又便于攻击追兵的地点,“走,我们去那!”他指向一处如猛兽大张着兽口的山崖。

    那倒扣的三根怪石便像猛兽的利齿了。

    席柏言和暮摇婳是手牵手的,都面容冷峻肃然地跟着鸿嘉的步伐。

    叶南尽没动,最后望了望席柏言的背影,低头露出荒凉无奈的笑容,毅然决然地大步迈向与他们相反的方向。

    本来只想主子能活着,为自己犯过的错弥补,反而害得他们被穷追不舍。

    他不清楚那群人何时对他做过什么,可看这情况,多半是给他吃的东西有问题,加了能在他体内血里留下“印记”的东西。

    如此一旦他受伤,标记更为显露,要是他只顾自己逃,被追上也不至于连累到席柏言。

    这就算“聪明反被聪明误”?

    鸿嘉第一个发觉叶南尽没跟上,回头一看他竟是走了反道。

    暮摇婳随之回头,想也没想地便道:“叶管家怎么不跟我们一起?”

    席柏言眼眸动了动,牵着她的手收紧,“婳婳,不一起走活下的几率才更大。”

    要论冷情,鸿嘉比席柏言更冷情,他本就没想管半路冒出的叶南尽的死活,这样倒更好。

    他直接拉过暮摇婳的胳膊,催促道:“快点,我们还得想办法彻底甩掉这群跟屁虫!”

    暮摇婳咬唇,她知道那是叶南尽的选择,也不可能不顾他们的生死将叶南尽叫回,只是情绪不受控地低落下来。

    鸿嘉一面加快步伐一面低叹,妹妹这不行啊,再心软也得有个度。

    猎鹰朝着叶南尽追了过去。

    怪石崖上有个能供躲藏的山洞,从外面看也不显眼,即使追兵接近他们还能抄小路从另一边潜逃。

    鸿嘉让白虎和暮摇婳他们藏于山洞内,自己躲在一根石柱后悄然观察。

    不多时,一对人马踏着尘土传入鸿嘉的视野。

    他们身着沧澜侍卫服饰,径自跟着猎鹰经过怪石崖奔往叶南尽离去的方位。

    山洞里的席柏言和暮摇婳清晰地听到踏马而过的声响,前者内心复杂地垂下眸,后者抓住他的胳膊,“叶南尽是不是……背叛过你?”

    “也不算吧。”席柏言眼波微转,有些自嘲,“他是沧澜派来帮助保护我的,也是来监视我的,违抗不得上面人的命令。可我的所作所为与上面的要求背道而驰,所以于沧澜而言,我是叛徒,他不是。”

    暮摇婳点了点头,那便是叶南尽不得已破坏过席柏言的计划,又想到前一段路他常望着自己欲言又止。

    她恍然大悟,“叶南尽的原主子让他做些让我怀疑你的事?”

    “嗯。”他握紧她的手。

    “可是为什么呢?若是被我知晓你的真实身份,他们不怕我告发你?”暮摇婳不太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