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回归-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79章 回归

    直到看得心满意足,他正想去睡,却眉骨一跳。

    他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

    如同大暮没放弃过对暮摇婳的寻找,沧澜这边也没放弃对席柏言和叶南尽的搜寻,皆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席柏言原本能成为沧澜最锋利的一把剑,可聪明有聪明的弊端,稍不留神便会被反咬一口。

    他们也确实被反咬了,席柏言与叶南尽这一逃,若捅出苏崇惠也来自沧澜的事,他们多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

    所以叶南尽必须死,如果席柏言忘不掉在大暮的经历就也必须要死。

    鸿嘉清楚沧澜的侍卫迟早要再搜回这,便已着手准备离开,等席柏言伤情好些不会跑到半路就没气,他们就出发。

    因为这,席柏言自认拖累了他们,明着没说,是鸿嘉自个看出来的。

    趁暮摇婳没在,他凉凉地睨他一眼,“不论你受没受伤,都是个大麻烦,毕竟沧澜暗中下了追杀令,我妹妹也麻烦,后头有大暮那群傻子跟着,我自然也有人追杀,咱仨谁也嫌弃不了谁。”

    席柏言,“……”

    这人在安慰他,还是炫耀自己很厉害在江湖上有仇敌?

    晌午,席柏言接到从大暮王城来的信鸽。

    鸿嘉找着了下一个他们能住的地儿,在大暮境内,沧澜的手很难够到。

    信里老板说明了近来大暮的“趣闻”。

    “在北疆与北胡一战中牺牲的玄康王爷暮远佟,‘死而复生’回归朝廷了。”席柏言敛眉,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内,“果然是他。”

    鸿嘉对这个王爷不熟,他到王城时暮远佟是“死”的状态,他便没细细调查,这下一听席柏言的语气便觉不对。

    “他是什么身份?”看他沉着脸不作声,鸿嘉公子纡尊降贵地开口问。

    暮摇婳略带震惊之色的望着他。

    席柏言握住她的手,“玄康王爷,先皇最亲的兄弟,在一众王爷中他最出类拔萃,也为大暮立下过许多汗马功劳。在我还是太子太师时,便发觉暮成归对他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亲近。”

    北疆,暮远佟,傀儡师,暮成归。

    这四者有什么联系?

    论暮远佟的权,是能替霍渊瞒住一切还不暴露自己的真身。

    暮摇婳蹙起眉尖,仔细回想着父皇出事前暮成归的表现。

    刨去不再缠着她了这一条外并无不妥,故她当时只以为他长大了,褪去了不少孩子气。

    鸿嘉倒是把关注的点放在了“最亲的兄弟”五个字上,假若这玄康王爷是幕后真凶,那妹妹不跟爹一样,都被自个所谓的兄弟摆了一道?

    他心下这样想,却没说出,怕惹得暮摇婳难受。

    亲情、爱情、爱情,哪一种的情都能戳人心肺让人疼得永生难忘。

    安静良久,暮摇婳犹疑地开腔:“皇叔的为人我不了解,每每见他,他的态度很和蔼,便是个慈爱的长辈……”

    可这也不能证明,他不会做恶事。

    “具体的需再观察,你暂时不要胡思乱想,嗯?”席柏言捏了捏她的手心。

    鸿嘉耷拉着脸扭过脑袋,三个人的队伍真的很不和谐!

    席柏言:“另外有件事,婳婳,算喜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