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正面-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74章 正面

    暮摇婳的伤也没彻底好了,便跟着席柏言一起窝在床上。

    她发现,如今的席柏言不会温柔又强势地“逼”她做什么,通常她干嘛他就应下,姿态低得令她心酸。

    这人似乎不敢要求她为他付出了,兴许她在他身边,他就能满足。

    弄得暮摇婳心里直念叨,这可恶的男人啊,明明做了欺负她的事,再见时却叫她怎么也**气来。

    他吃定她了。

    偏偏他并不自知,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

    暮摇婳叹息着将自己往他怀中埋了埋,缄默间想着他的左臂,也想着为奸人所害流落在外十七年的她的亲哥哥。

    鸿嘉看着没心没肺不介意那段过往,但她认为,作为一个被抛弃的脆弱的婴儿,他一定心有怨气。

    险些刚出生不久便没了命,怎会丁点不怨?

    不懂自己为什么就未被扔掉,以致对双生的哥哥带了点内疚之心。

    她迷迷糊糊地又叹了几声。

    席柏言没睡着,尽管他闭着眼。在怀中的姑娘陷入熟睡后,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来到了屋后。

    鸿嘉在练剑。

    漂亮的少年练得一手漂亮的剑法。

    比自己矮了不到半个头的小姑娘的亲兄长,心计深沉的不容小觑。

    席柏言的到来没影响到鸿嘉半点,一把名剑在他手中与他犹如一体,一招一式间风声呼啸。

    最后一下长剑脱手,几近擦着席柏言的脸颊而过,几缕青丝慢悠悠地飘落在地。

    “席先生胆量过人啊。”他当过太子太师,相当于教书先生,鸿嘉便这么称呼他。

    “一般般。”席柏言眼角微垂,“鸿嘉公子的剑法令在下大为惊叹。”

    鸿嘉捡起剑放在手中掂了掂,“可惜了,你本也可以会这样漂亮的剑术。”

    “人生在世,有得必有失,没什么好可惜的。”

    “本大爷不认为席先生是来找我谈那些人生大道理的。”

    席柏言和和气气:“公子想打哑谜,在下也只能奉陪。”

    鸿嘉沉着眸色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剑落回鞘,“之前觉得你有趣,不过这有趣对于我妹妹来说便是无趣,多亏了她不挑,才会喜欢你。”

    “这声妹妹公子叫得倒是顺口。”席柏言利落地拆穿他,“一个多月前我做着大暮丞相时你就到王城了?知道我没死,也知道婳婳要和亲,一路跟随直到她被困,以救命恩人的身份与她相认。”

    “你猜得不错。”鸿嘉也干脆地承认,“和亲队伍没出王城我便有机会将她救下,但那样还不够,要到命悬一线时更有利于感情的加深。”

    席柏言略带苍白的薄唇勾起的弧度显得分外讥诮,“非但如此,你救了她后,不在大暮安顿好却跑来沧澜,是为了找到我。”

    鸿嘉连声“嗯”着点头,“我想等妹妹身体好点再去找你,不成想你自己送上了门来。”

    “你当了十几年的孤儿,错不在婳婳,她也是无辜的。”

    犯不着为此利用她达成自己的目的。

    鸿嘉歪头,面容怪异地瞧着他,“此前你待我非常客气,这下都威胁上了?”

    席柏言似是不为所动,眸底压着不加掩饰的阴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