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交手-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73章 交手

    他摇头晃脑地没个正形,一丝的悲伤没流露,“想来他们并不知我还活着。”

    席柏言浅浅地眯了眯眼,意外又不算意外,“双生子?难怪会感觉你们有点像。”

    暮摇婳补充:“哥哥身上也有我那样的胎记。这次要不是他,我可能逃不掉这场和亲。”

    接着大略地跟他说了她出逃时发生的事。

    听完席柏言心底又冒出异样感,暮摇婳自己觉察不到,可他是个生性多疑的人,对这出“英雄救美”的戏码暗藏的用意很是敏锐。

    看来改日他需要单独找鸿嘉聊聊了。

    “不祥之人却有凤凰胎记,这怕是某人的险恶用心,孰料双生子还是被留下了一个,他很不爽,决定继续打击”

    鸿嘉的眸子晶亮晶亮,“这逻辑是不是很有道理?”

    暮摇婳头疼了,“分析了半天,也仅仅有了个笼统的猜疑范围。”

    “此人身在皇宫,我们就必须要去王城。”鸿嘉的神色里多了几分正经,“害我连我父母都没见过的人,我真想当面见识见识呢。”

    席柏言的视线很自然地掠过他的脸,“范围也不是很广,留意暮成归和谁走得近便可。”

    顿了顿,“王城的动向,我可以查到。”

    他和南国暖楼的联系尚且无人知晓,对外,老板倚仗的是朝中别的人。

    禁卫军围住别院的那天,席柏言得了消息就让南国暖楼的人悄悄回去不要被发现。

    当时他是想,不管以后会不会用着,它的存在于自己也有利无弊。

    暮摇婳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你的身份和死讯已传遍大暮,再和南国暖楼那边联系,不是会给你增添麻烦?”

    “无妨,只要动静不闹大,除了为我偷梁换柱的苏崇惠,没人会想到我。”席柏言轻启薄唇。

    他需要思索的是,如何让沧澜人相信他已身死,如此方能更安全。

    鸿嘉很感兴趣地盯着席柏言,他就喜欢聪明的人,不仅不会拖后腿,反倒是一大助力。

    而此时席柏言也向他看了过来,在暮摇婳不注意的间隙,回了他一个清浅的耐人寻味的笑容。

    他表情一顿,马上也挽起唇,这人真是越看越有趣啊。

    席柏言素来不喜卧床静养,能走便绝不躺着,若非暮摇婳极其担心他的身体,好说歹说终究是叫他乖乖躺好歇息了。

    这躺的便是她的床。

    鸿嘉早已把自己的那张搬到了堂屋,用意很明显。

    加之他一再怂恿暮摇婳和席柏言敞开心扉地聊,不要错过真正的喜欢。

    暮摇婳就红着脸牵了席柏言到内室,见他面无表情,她佯装不悦,“怎么,跟我睡不开心吗?”

    “不是。”男人温吞吞地应,感慨般的轻叹,俯首贴着她的前额,“前几天还像是处在无间地狱,一转眼到了鸟语花香的人间。”

    无论是从前抑或是现在,小姑娘都是他的救赎。

    暮摇婳心一软,当即就抱住他,“我也看到了芳香扑鼻的花呢。”

    真好啊,他们没错过。

    窜到房顶的鸿嘉想象屋内二人的甜蜜,弯着眉眼伸了个拦腰,喃喃地道,“莫要辜负了这好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