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结仇-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72章 结仇

    随后,他将自己的一些猜测告知她。

    就是以前推测过,从霍渊的事起,有人暗中对付她的那些。

    “霍渊去南国暖楼这事隐瞒得太好,背后的确有个身处高位的人照顾着。

    “可老板一直没能见得他本人,霍渊没了后那股势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追查了很久也没查清此人是谁。但唯一能确定的是,他是皇室中人,更手握实权。”

    席柏言不急不缓地说着,明明是四平八稳的语调,偏偏渗出了绵密的阴森感。

    “另外还有一件事,当初我发病,你亲自带我外出寻药,遭遇一商户的报复性的埋伏

    “这其中也有问题,不过那时苏崇惠故意瞒下了某些事原因要归咎到我身上。

    “故审问结果是那商户个人的报复行为,而在我看来,或有谁利用了他的怒火,想将你我没命回王城。”

    暮摇婳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从头到脚都似裹在了冰雪里,冷得叫人绝望。

    她迟钝地眨了眨眼眸,“不是成归,那还会有谁?”

    嘴上问着,同时心里也在想,如果她曾遇到的挫折皆由一人造成,那这人绝对不会是暮成归。

    多年的相识,她能斩钉截铁地说,暮成归没有这么深的城府。

    要不然他一边对自己笑亲亲密密地叫着“皇姐”,一边在暗地里给她使绊子她还察觉不出来,这也太令她毛骨悚然了。

    亲眼看着长大的少年实则向来对自己带着和善的假面,这得多可怕啊。

    暮摇婳抓了抓头发,“可我实在想不出,我和皇室中的谁结过仇。”

    “嗯。”席柏言默默地应着,手背蹭了蹭她的脸作为安抚,“若你并非对方的直接仇敌,而是被迁怒的呢?”

    什么关系能迁怒到她头上?

    暮摇婳想起了被毒害的父皇,视线微涣散,“你是说……?”

    上一辈的仇怨,堆积得要她来偿还?

    鸿嘉考虑着这事儿跟自己好像有这么点关系,便大大方方地从小茅屋走出来,拎了个矮凳坐到他们对面。

    他一扬下巴,“妹妹你还没跟他说过我们俩的事?”

    这个“他”毋庸置疑指的是席柏言。

    被提及的男人心里滑过一丝异样,他总觉得,这位小恩对自己有些许……敌意?

    “正准备说。”暮摇婳毫无所察地一点头,看向席柏言,“你是不是疑惑了很久,为什么我会突然躲避你?”

    席柏言闷不吭声地直接表示了默认。

    她“嗯”了下,“小时候我挺爱跟着你的,可我得长大,得懂事,得铭记我生来不祥这件事,由于母后的恳求,我不仅不碰朝政,更要避免与任意一个大臣接触。”

    在她还不太懂世事时,母后与席柏言,她选了母后。

    在挚亲接二连三地离去后,她只剩下了席柏言。

    “从此我成了活在深宫不喜与外人接触的将珠帝姬……”却没人知晓她也是会孤独的。

    “而霍渊给我敲响了一记敬重,让我知道隐居避世无用,我必须强硬起来,才能保护自己。”

    鸿嘉接话,调子隐约略欢快,“我和妹妹是双生子,正因为被说是不祥,我才会被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