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了解-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71章 了解

    “起初我怀疑……是你,冷静下来后越想越不对,你要真如那些人所说,为完成刺杀的任务不顾后果,成功就返回沧澜,对我没半点留恋,何必耗费精力关着我?直接把我带走好了。”

    作为当事人之一,她又算比较了解席柏言的,自然不会太盲目地评判。

    “接着就是我师父的死,由于动手的是你的手下,我的第一反应理所应当的是怪你。

    “再回头一想你说过的话,师父活着你才威胁得住我,也不必闹到动用软骨散以及囚禁我。

    “是我气昏了头,考虑得太不理智,好在没错得太离谱,对不对?”

    席柏言眼眶热热的,他必须感谢这样的小姑娘,无比温柔地给了他救赎。

    暮摇婳摸了摸男人的脸,“我知道你是沧澜的人,其他的暂且不论,你为我们大暮立过功,也帮过我不少,更没伤害过无辜的人。人的出生不可更改,所以我不会怪你。”

    “婳婳。”他的嗓音微微嘶哑。

    “嗯,说喜欢我。”

    “我爱你。”

    暮摇婳弯着唇在他脸颊上亲了一记。

    一脚踏出小茅屋的鸿嘉见此场景又麻溜地退了回去,不好意思地愣了愣,又一拍脑门,作孽哦,他又不能待在这不出去,否则他们中午吃啥?

    白虎压根没管主人的为难,趴在大门口左瞧瞧暮摇婳,又瞧瞧席柏言,不满地低低地“嗷”了声。

    他没有老虎可以陪着玩!蓝瘦!

    “婳婳,那你现在怀疑谁?”席柏言问。

    暮摇婳眉心微蹙,“我感觉……成归很奇怪,父皇驾崩后我有段时间销声匿迹,这明显不合常理,他却从未问过。下抓捕令的事暂时不提,就当他是被迫的吧,那让我去和亲呢?”

    她嘲弄地勾了勾唇,“我没想过,他为哭着求我为他牺牲,这本不该是我记忆中的暮成归会做的事。”

    席柏言:“那你答应和亲,却趁机溜出了宫?”

    “没。他想让我坐上花轿,怎么可能给我溜走的机会,不仅留我在宫里住,更明着暗着在我寝宫外布置了不少人马。

    “那时我想他大概以为我什么都不知晓,直到上了和亲的路,才发觉他那是不怕我知晓,因为他根本没打算让我和那个二王子顺利结亲了。”

    饶是机敏如席柏言也一时没弄明白,“什么意思?”

    “他想让我死在沧澜,以此激励大暮将士和百姓们,一举攻打压制沧澜。”

    席柏言握着她的手顿时一紧,“我猜你是被逼应下和亲,放心不下便从牢中逃出,想是不是能把你救走……”

    暮摇婳安抚性地蹭着他,“我是想在途中逃走,隐姓埋名回王城查找真相,也没想真的去和亲。反正他们让我顶了倾凰帝姬的名头……”

    “倾凰帝姬?”

    “对啊,沧澜二王子想娶将珠帝姬,暮成归答应将士们也不一定答应,所以他对外宣称嫁去沧澜的是暮氏的旁支,新封的倾凰帝姬。”

    其中的弯弯道道席柏言很快便想了个清楚,有些咬牙切齿地道:“这主意绝不会是暮成归想得出来的。”

    他对自己教导的人很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