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宣告-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7章 宣告

    暮摇婳离开霍府后一直到晚上,霍家都没有动静。

    石沸散无药可解,霍良这辈子只能这样了。

    而今当务之急,是想法子将他家遣散的下人都召回来。

    有难度。

    虽然找不回对霍良下黑手的“家仆”,但至少,说不准能有个目击者。

    “该怎么办呢?”暮摇婳想着想着便喃喃自语了。

    七菱和荣见面面相觑,又不敢出声,以防扰乱她的想法,索性双双装哑巴。

    苦思冥想地脑袋都疼了,也没碰上“灵光一现”,暮摇婳泄气地趴到桌上轻哼。

    气氛一时有些诡异。

    七菱吃惊地愣了好半晌,朝荣见无声问道:“殿下这是怎么了?”

    荣见直摇头,他也不晓得今天的帝姬受了什么“刺激”。

    但是,他有股说不上的感觉,反正简而言之,这样的帝姬,也蛮好的。

    “啊算了,好困,本宫先睡觉了。”暮摇婳打了个哈欠,“七菱,叫人打水来给本宫梳洗。”

    无端地松了口气,七菱应声:“是。”

    鉴于霍家的事,暮摇婳想着先把席柏言放一放,钓鱼也有讲究,不能操之过急。

    她成功说服了自己,便专心对付霍家。

    金銮卫查了霍良在朝中的情况,由于他本人平时见谁都一副笑脸,冷嘲热讽就当听不懂,倒也没真的结交上仇敌。

    目前来看,除去思考召回家仆的法子,其它还无从下手。

    霍夫人浑浑噩噩了几日,终于缓过劲了,在金銮卫询问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没得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倒是“帝姬认为霍家欺君另有隐情、留霍良性命为探查真相”的说法逐渐在朝廷上流传开。

    暮远苍有自己的考量,没将免死令牌的事全说出去。

    这也就形成了“帝姬大人有大量,不记霍渊侮辱之仇”的广为流传,一改“克驸马”的不实传闻泛滥的局面。

    以上这一结果暮摇婳没有太在意,她更想借此宣告的是,她将珠帝姬要开始行使自己应有的权利了。

    大臣们果真议论起了暮摇婳,以至于不仅有猜测她会选谁做新驸马的,更有猜测“帝姬殿下是否要涉足朝堂”。

    “帝姬殿下冰雪伶俐,谁能娶得她皆属人生一大幸事,可惜了那霍渊不知好歹”

    “嘘,小点声,我看呐,不仅是霍渊不识好歹,霍良怕也是自食恶果,想要自家儿子当上驸马?这下好了,驸马没得当,自个也搭了进去!”

    “我看你才要小点声”

    席柏言面色无异地从两人身旁经过,有一根柱子做遮挡,那两人有聚精会神地聊着,压根没意识到他“偷听”了他们的谈话。

    走出十丈远开外,席柏言脚步顿了顿,这趟早朝上的,收获不错。

    可下午在东宫又没看到暮摇婳,她要放弃他?

    阴沉地冷笑,看来他有必要敲打一下帝姬殿下,欲擒故纵玩过头了便是消极懈怠,为下下之策。

    他就不值得她多做一丁点的坚持?

    “本官有要事找帝姬相商,先不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