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分析-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70章 分析

    “由此我知晓霍渊的混账事,再让叶南尽找怡娘给你写信……

    “当然,我对你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这引起了我养父的怀疑。

    “他怕我有谋反之心,怕我做了驸马反咬沧澜一口。

    “我对他说,接近你是想借你的身份利用你。他没有完全的相信,才会派人给我送同心蛊,逼我给你下蛊。

    “这样既能避免你不听我的话为我办事,也能在我不忠时将此事捅出离间我们的感情。”

    暮摇婳不躲不闪地看着席柏言的黑眸,“但同心蛊的事是你自己告诉我的。”

    “对。”他低头,蹭了蹭她,“因为我想留住你。”

    “你不怕我为此恨你?”某个瞬间她的确生出了那样的念头。

    “恨我总比忘记我要好,况且那时我以为误会就误会了,终归是有解开的一天。”

    想到当时愤怒的心情,暮摇婳瘪了瘪嘴,“我得知师父被害后就生你的气,而你的反应就是雪上加霜……我们都有错。”

    “是,我们都有错,但我错得更多。”席柏言神色淡淡地道,“我想跟你好好过日子,就必须和沧澜撇开关系,细作并不是我自愿要做,唯一能将功折罪的是拔出沧澜在大暮的另一个细作。”

    暮摇婳惊讶地缩了缩眼眸,“另一个细作?”

    他点头,“是苏崇惠。”

    她更惊讶了,一时忘记要说什么。

    “这事还挺讽刺的,苏崇惠由先皇一手提拔,我也……却都不是沧澜的人。”

    末了感觉这么说暮远苍不太好,席柏言又低低地向暮摇婳道歉。

    姑娘摇了摇头表示没事,“李末知法犯法,后继的苏崇惠是沧澜细作……莫非暗害我父皇的是苏崇惠?”

    “我的任务是取得你父皇的信任,能……除掉他最好。我本来想出手的,只是还没到时机,等有了机会,却不想动手了。”

    听到这,暮摇婳垂了垂眸,目光晦涩,这个“却”怕是因为她。

    “至于苏崇惠,他是被派来看着我的人,不想阴差阳错中成了你父皇的亲信。叶南尽也是沧澜人,但更听我的话,和苏崇惠的性质不同。”

    暮摇婳若有所思地点头,“你曾说叶南尽不会娶妻,便是这一缘故吧?”

    “是。他要娶妻,也不可能是在大暮,他的家人、他的统领都不会同意,他再喜欢也只能装没感觉,否则便是耽误了人家姑娘。”

    她想到什么,“那他和荣青……”

    席柏言揉了揉她的脑袋,“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他没跟我说过喜欢。”

    跟着转到正题上,“我想扳倒苏崇惠,再向你和你父皇坦白。这很耗时耗力,毕竟苏崇惠也不是蠢的,结果就在此时圣上出了事。”

    他的语调沉了下去,那段日子确实在他的控制之外。

    “婳婳,还记得我说过你父皇的死多半是傀儡师所为吗?苏崇惠不像是和傀儡师有瓜葛的,他一人也布不了那般精妙的局,更不知我在暗中对付他,就没必要陷害我。

    “因此当初暗害圣上嫁祸给我的,是另一拨人,也极有可能出生在皇室。”

    暮摇婳赞同地道,“我猜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