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索吻-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66章 索吻

    男人的身体又是一僵,但不同于前一次。

    在外偷听的鸿嘉听不到声音了,便开始琢磨起自己要怎么把内室的小床搬到堂屋来。

    妹妹和妹夫和好了,肯定是要睡一起的,他总不能凑热闹,还跟他俩睡一间房吧?!

    瞥一眼坐下来舔着爪子上的肉垫子的白虎,鸿嘉满满的怨气,哼,以后又要跟臭老黑相邻而睡!

    暮摇婳小心翼翼地吻着席柏言,偶尔舌尖会探出去,他的神色有了变化,但仍是闭着眼。

    亲了会暮摇婳便停住,脚踮着半天也累了,就落回地面站平,脑袋靠着他的胸膛,“那天你把我带去你的另一座宅院,说了不少伤我的心的话,我也说了很多,之后我就没再见过你。

    “你没在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感觉自己误会了你,可你都不出现。

    “当我意识到自己被下毒,我就在想,我是不是再也不能帮父皇和师父报仇,是不是要让你长久的为被我误会而失落难过

    “你说你把我弄丢了,其实不是啊,我也差点把你弄丢,所幸我又找到了你。”

    暮摇婳蹭了蹭他的下巴,“没关系的席柏言,不用怕弄丢我,因为我会找你的,我现在就找回来了呢。”

    她听到了自己和恩人的对话。

    席柏言慢慢地将眼打开一条缝,立即被紧盯着他的暮摇婳发现,小姑娘迅速地亲了他一下,红通通的眼眸漾着笑。

    她在笑。

    他有多久没看到她对自己笑了。

    曾经在一起时,她常常都是笑着的,而刻在他心头最深的,却是她在别院面无表情的模样。

    暮摇婳拉着席柏言在床边坐下,这张床真的太俭朴了,比打地铺稍微好点儿。

    她想跟他好好说会儿话,就面对面能看到彼此眼睛的姿势,于是她坐在了他腿上,腿缠在他腰上。

    忽然理解他给自己下软骨散的原因,还有提及同心蛊威胁她不准走的话。

    现在她也很想让他在自己身边,更想跟他拥抱,与他温存。

    暮摇婳不嫌亲热地亲了亲他的脸,嗓音糯糯软软的,“我被你关着的那几日,王城算是变了天,那是我中毒被救醒后才大致知晓。

    “不过实际上我一早便想见你,因为我想通了一件事,父皇的死与你无关,我想向你道歉,冲动之下说了不好的话”

    席柏言伸出手指抵着她的唇,微垂的眼睫下瞳眸像无波的深井,“是我做的不对,应该我向你道歉,我不该关着你,也不该隐瞒自己的身份,害得你失去亲人。”

    暮摇婳探了探舌尖,触碰他的指,微小的酥麻感却很快席卷全身,一滴水演变成了波及大片海面的浪涛。

    姑娘稍歪了脑袋,烟视媚行地小声说:“我不接受你的道歉,除非你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席柏言眸色泼上了浓墨,但他一动不动,半晌后轻起唇,大约还是要道歉。

    而暮摇婳则快一步凑近了他,深入骨髓的思念便一触即发,回过神的席柏言发觉自己正托着小姑娘的后脑勺,近乎夺去了她的全部吐息。

    他头皮一麻,黑眸漫上情谷欠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