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害怕-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64章 害怕

    不过自从被告知将珠帝姬要嫁给二王子,他不一直都是疯魔的状态么?

    探看的念头一起,席柏言便坐不住,等到堂屋里安静下来,他慢吞吞地摸下床,故作镇定地走向充作厨房的小茅屋。

    他一边装自然地从小屋前路过,一边心想,小姑娘金枝玉叶,怎么可能进厨房呢,多半是他自己想太多。

    然而一个侧时,席柏言看到了茅屋内姑娘的侧脸。

    只一眼,他像被钉在了地上,迟迟没有动作。

    暮摇婳感受到他的目光,还未掉过头看去,席柏言已转身回房。

    因此,她只看见他跌跌撞撞的仓皇而逃的背影。

    为什么要跑呢?

    怕被她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吗?

    暮摇婳揉了揉发酸的鼻子,锅里的清粥也不能不管,至少要等鸿嘉和白虎打猎回来。

    这些粗活鸿嘉本是不让她做的,在他救回席柏言之前,她只需注意养好身体即可。

    见了席柏言之后,她自己坚持要帮忙,因为不做事便会胡思乱想。

    今天白虎猎了头鹿,鸿嘉抓了鱼,他一进厨房就让暮摇婳回堂屋待着,剩下的交给他。

    暮摇婳低着头应下了。

    她垂着小脑袋出门,身后的鸿嘉摸着下巴,“咦?莫不是两人已经见过了?看妹妹那心事重重的样儿。”

    眼神一错瞅见放下野鹿伸着懒腰的白虎,他走过去踢它一脚,“去,到堂屋门口蹲着查看情况,回头向本大爷汇报。”

    白虎:“”主人你要把我发展成细作吗?

    暮摇婳进了堂屋本能地要往内室走,余光瞥到杂物房的门没关,她顿住脚步,不过片刻就脚尖一转,朝杂物房走去。

    席柏言害怕见她,她又何尝不怕?

    她大概是最伤他的人了。

    暮摇婳停在了门边。

    里面,席柏言坐在床上,仍是难以置信,恩人的妹妹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小姑娘。

    那是他喜爱的人,他不可能认错,她就是暮摇婳!

    她没去都城,没有和亲,她就在离自己咫尺的身边啊!

    席柏言忍不住想,小姑娘知道他在这吗?一定知道的罢,自称她哥哥的人救了他,同在一屋檐下,她怎会不知他也在。

    但她没找过他,昏迷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他不晓得,反正他醒来后,她没出现在他面前过。

    过去的很多疑问她不在意了吗?暮远苍和她师父的死,她也不再在意?

    恐怕是厌恶极了他,不想跟他有任何牵扯罢。

    席柏言扶着额,凄惨地笑。

    这般也好,她就在这山林里,倒也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能看到她安然无恙,也就够了啊。

    席柏言如是想着,却不得满足,他还没认真看过而今的暮摇婳,他想再看一眼,就一眼,今晚他会悄悄离开不做叨扰

    因为过于出神,席柏言没留意外边的动静,不知鸿嘉已带着白虎回来,更不知让他魂牵梦萦的姑娘就在自己的房门口。

    他木然地走过去,眼中闪着挣扎和犹豫,决心尚且未定,便撞进一双水润透红的眸子里。

    席柏言一怔,没有准备没有预料的和暮摇婳对视上,待反应过来后不假思索地便伸手要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