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宝贝-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6章 宝贝

    “”

    差强人意。

    暮摇婳不高不低地“哼”了一声,“大人不嫌烦,那就这么叫去吧。”

    席柏言应答如流:“好。”

    “但得随时随地都这么叫。”她振振有词。

    “好。”

    哼,都敢明明白白地说自己借她的身份躲避一些麻烦了,给他机会表现得跟她更亲密些还不乐意。

    心口不一。

    暮摇婳往前小跑了几步,倏地折回,扑到反应不及的席柏言跟前,眨巴着眼睛甜甜地叫了声:“先生。”

    席柏言,“”

    几乎是瞬间就了。

    俊脸上浮起尴尬的薄红,他生怕暮摇婳低头,那样场面会很失控。

    幸好暮摇婳嬉笑着远离了,兴高采烈地蹦跳着走开,仿佛只是捉弄他这一下。

    喉结滚了滚,席柏言在原地酝酿了好一会,才得以正常迈开脚步。

    暮摇婳丝毫未觉他的窘状,但为他的“害羞”而觉着好笑。

    弱冠之年的席大人还如此纯情,真好玩。

    多年后得知真相的婳婳“勃然大怒”,按着他揍:衣冠禽兽哇!

    调戏完席大人的帝姬殿下心满意足地登上回府的轿子,随手摸了摸发髻上的簪子,心想,也不知他注意到了它没有。

    进宫前她特意把他送的簪子戴到了头上。

    父皇还问了她一句,说这簪子很别致。

    暮摇婳想,席大人送给她的东西,不别致能吸引她的目光?

    “婳婳,你对席柏言有意?”

    “席大人挺好的呀,不过父皇给儿臣的册子里没列他的名字呢。”

    “那还不是因为朕以为你讨厌他。”

    “不讨厌啊,就是小时候看他对成归好凶的,有点怕他。”她小小地撒了个谎。

    “嘿,那哪里是凶,是老成持重席柏言为人不错,是不错。”暮远苍有几分感慨,“可惜他生性淡薄,至今也没见他对哪家女子动过心思。”

    父皇也看好的人,那便是宝贝了。

    生性再淡薄,她也要将他收在裙下。

    一回到席府,席柏言匆匆地走进净房,焦躁地扯开外衣,叫来下人,“打两桶冷水来,我要沐浴。”

    “冷冷水?”确定他没听错?

    这都秋分了,大人的伤也未好透,就用冷水

    “快去。”他很不耐。

    “是,小的这就去!”不敢质疑他的话,只能等下偷偷向叶管家告状。

    外衣被扔在一旁的矮塌上,席柏言双手扶着木桶的边缘,喘息声粗重。

    现下,他不用闭眼,那精致的帝姬殿下便好似真正地站在他跟前。

    他一向以为自己忍得住。

    如今恍然发觉,前两年能“忍”,不过是她没靠近自己。

    他这般模样,不正是因她疯魔?

    但还不够,这就咬上她的钩还不够,她尚且没付出一丝的真心。

    所以他必须忍,否则

    他会输。

    席柏言热衷于博弈,这次的对手是被娇养大的小姑娘,他怎么能输?

    脑海中不断闪现她靠得极近的那一瞬,调皮的像带了小勾子的一句“先生”。

    他嗓音嘶哑地唤:“婳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