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壮士-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55章 壮士

    鸿嘉说,除去没了左臂,他身上各处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新旧交叠的伤,很是触目惊心。

    可那些伤无一不避开了要害,显然伤他的人并不是想要他的命,只是为了折磨他。

    而他们而今再沧澜境内,能从大暮偷梁换柱把席柏言带走再处罚的,除了沧澜王室的还能有谁?

    “他是难得的奇才,沧澜王室肯定是想继续任用他,不过为什么他人来到了这,待他醒了再问好了!”当时鸿嘉这样道。

    看着男人憔悴虚弱的模样,暮摇婳心里酸胀,不忍再看下去。

    她转过身,所以并没有看见,床上的男人动了动唇,无声地唤出一句“婳婳”。

    暮摇婳去找鸿嘉,他的确是在生火熬粥。

    他在的时候,会让白虎自己出去觅食,毕竟是百兽之王,总不能真的给它养成宠物,它也要锻炼撕咬猎物的本领呢。

    但是今天白虎回来得比往常早,且一回来就咬鸿嘉的裤腿,着急地凶横地龇牙咧嘴。

    鸿嘉一看它的表现就明了其暗示,对锅边搅着粥的暮摇婳冷沉着嗓音道:“追席柏言的沧澜兵快找到这儿来了。”

    暮摇婳第一回见他露出类似严肃的神情,足以见得形势有多严峻。

    她放下木勺,“那我们需要逃吗?”

    “这倒不用,只是得将席柏言挪个地方。”他摩挲着下巴,“有了!妹妹你跟我来!”

    ……

    一支二三十人的队伍离这座小屋越来越近,领队的老远看见这边的炊烟,心里生疑,便带着人摸索了过来。

    暮摇婳碰了碰脸颊上一道逼真的伤疤,额头蹭了灶台上的黑灰。

    鸿嘉在门前劈柴,单手拿着斧头,松松垮垮地站在那一劈一个准,边上白虎餍足地逗弄着一只将死的野兔。

    侍卫们瞧见这情形便明白了七八分,这少年虽年纪轻轻却不是一般人,养着头少见的颈间雪白的老虎还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半张的兽口露出锋利的牙齿,上面挂着口涎。

    他们也和老虎一对一地练过,但能出现在军营中的都是经历过严格训练,不会伤人性命。

    而这只不是,它很危险。

    白虎抖了抖身子站起,一爪子撇开奄奄一息的野兔,浅眯着金黑色的兽瞳对准他们,给人一种就要扑上来的感觉。

    鸿嘉还在自顾自地劈柴,当他们不存在,右手劈累了,便换左手。

    然而他用左手和右手一样娴熟!

    侍卫们集体吞了吞口水,握紧手中的武器,领队往前走了几步,“请问……”

    白虎张大兽口呼啸着向他扑去。

    “站住!”鸿嘉踢起一块劈好的柴火,正好落在陡然停住的白虎跟前。

    他抬起头,瞥过领队后面那些张弓但未射出的侍卫,再看向领队,不慌不忙地微笑道,“好在各位没蠢到攻击我们家老黑啊,毕竟万一惹毛了它,它狂性大发我也拦不住的。”

    领队也有些发怵,壮着胆子用余光瞄向蹲坐在那舔着自己左前爪的百兽之王,讪讪地笑,“我们不是故意打搅你们的,敢问壮士……”

    眉角两道疤仍不减其精致皮囊的少年不悦地皱眉,“我长得很壮?”